[团兵|现代paro]How I Met Your Father (20·完结)

[20]

四岁以前,Ed认为生日是什么?是保育园里上下都给过生日的孩子拍手唱歌,不分大小的热热闹闹。虽然是别人的生日,Ed也会深受感染,快乐一整天,牵着利维的手回家,一路上不停地说,好像被庆祝的人是自己。

直到轮到了自己,他才知道那种快乐是多么与众不同。早晨他多吃了半个煎蛋,daddy破天荒地和papa一起送他去上学,他可以站在小朋友中间听大家唱”happy birthday to you”,胸口一整天都贴着黎珂老师做的诞生花。放学后papa带着个大纸袋来接他,里边是佩托拉姑姑和妮法姐姐合送的小恐龙玩偶。Daddy回家时也带着个大盒子,打开之后Ed盯着漂亮的翻糖蛋糕挪不开眼。

“这是papa送给Eddie的,这是daddy的,”吹了蜡烛,埃尔温变魔法似的把一个个五颜六色彩纸包装的玩意儿递给儿子,引得小孩哇哦哇哦惊叫不停,“还有爷爷奶奶的,外婆的,奈尔舅舅的,米克叔叔的……”为了藏好这些东西,很是费了他一番心思,“等下要给大家打电话说谢谢哦。”

待到这孩子给所有人都一一打过电话致谢,利维也差不多将碗碟收拾完。埃尔温拉过他,来到孩子的面前,端正地坐下。

“Edward,我的孩子,”他叫孩子的全名,“其实,还有一件礼物,daddy和papa要一起送给你。”

Ed第一次听爸爸这样叫他,顿时感受到了庄重。他看看埃尔温,再看看利维,满满的好奇和期待。

“我们要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埃尔温微笑着道,“我们,daddy和papa,要结婚了。”

“结婚!”Ed乌溜溜的大眼睛亮了起来,以他的年纪,他只知道那是个承载幸福的词汇,但没有具体的概念,于是他问:“结婚了,会怎样?”

利维捏捏孩子肉肉的小脸:“就会和你们在一起。”

“可是papa已经和我们住在一起了呀。”Ed迷惑了。

“Ed不是说过吗,奶奶一来papa就不见了。”埃尔温说。利维听了不禁苦笑,当时自己总怕曝露了害他史密斯家鸡犬不宁,谁知道这人倒是打一开始就没想要掩饰。

埃尔温接着说:“结了婚,我们就是papa的家人了,以后papa的快乐和悲伤,都是和我们有关系的事。Papa再也不会突然不见,他在的地方,就是我们守护他的地方;我们在的地方,就是papa最终要回来的地方……”

利维转眼看向别处,心中骂了一句,真他妈肉麻。

但是他听不够。

 

直到收到了利维的婚礼请柬,三笠才彻底对他放下了心。她对那矮子坠入爱河之事一直抱有怀疑,大概只有艾伦才会十成十地信过前辈的每句话。

不过也别怪三笠疑心病重,谁让她碰上艾伦的事就会欠冷静。这毛病从小到大她就没改过。

艾伦打小就是个正义的小伙伴,只要见着有人欺负弱小,便要挺身而出,和人争吵掐架从不估量自己的斤两。好在他身边有个靠谱的三笠,每每在艾伦“惩奸除恶”之时能出手相助或相拦。

小四的时候,几个初中混混在巷子里跟艾伦三笠的同班同学阿尔敏勒索钱物,艾伦朝他们扔了砖,结果三个小学生被几个大孩子追着打。三笠脚程了得,跑在两个小男孩前头,机灵地带着大家往大路逃,拐出来的时候正好撞上了慢悠悠骑着单车回家的16岁的利维。

三笠和利维两人其实是认识的,只是从没好好说上话,见着了也只当陌路。但此时情急,她拉着另外两人便往利维身旁藏,追出来的几个混混见护着小学生的是他便直接怂了,嘴里叫着“是利维啊!快撤!”调头就跑。

单脚支地还跨在车上的利维莫名其妙,他取出嘴里的棒棒糖,问腿边的三人:“干嘛?”三笠撇开头一言不发,阿尔敏还在惊吓中没回过神,艾伦两眼晶亮,仰着头问:“原来你就是那个利维啊!”

那时矮子已上高中,逃学打架的混混事做得也少了。不过他是镇上某个有钱人私生子之事本来就很有名,再加上前几年混得太风生水起,就算后来收敛了也依然名声响亮,连艾伦这样的儿童都能叫出他的大名来。

那天利维亲民地把三人护送回家,夕阳下他在前边悠悠地骑着车,后边跟着三个手拉着手的小孩。只这么一遭,他便被艾伦当作亲友,以后再有人找茬,艾伦就自说自话地祭出利维来,多数时候挺管用,不管用就跟着三笠再逃:“快、三笠!我们快到利维前辈那儿去!”而三笠也像有特异功能一样,能在利维上学的高中门口、利维练空手道的道场、利维发呆消遣的小山包上找到人——其实并不神奇,利维作息很固定,星期几什么时间在哪里做什么很容易掌握。

从此利维就被艾伦和永远跟着艾伦的三笠黏上,撵了几次没把人撵走,利维便由他们去了。艾伦学空手道也是受了利维的影响,还学得挺好,上了中学便不再被人追着打,顺带着三笠也学得很好。可能是已经习惯了这两人的存在,利维渐渐也将艾伦以兄弟对待,即使当年的小豆丁抽高长成了近一米七的精壮少年,也没被嫌弃。

女孩子总是比较早熟,在艾伦还懵懂无知的年纪,三笠就对利维与男孩子的勾勾搭搭敏感。出国前他还只是勾搭,出国后就没遮没掩了。不过没有人敢拿艾伦跟利维开荦玩笑,这样做过的人不是被利维打一顿就是被三笠揍回去。即便如此,还是发生了艾伦被那矮子差点给强上了的事故,三笠的心结就一直没能消解,就算矮子再三保证不犯,就算他的love story听起来很真,没有亲眼见证,她还是不肯相信homo也会专情。

如今,看着那份越洋特邮而来的请柬,三笠终于愿意承认,这些年,是自己的偏见太深了。一年复一年时间走得飞快,她和艾伦大学毕业了又即将研究生毕业,两人同吃同住同学习,感情顺风顺水。早该结束这无聊的自虐,早该握手言和。

“Hey,到时你需要个娘家人将你送到未来的丈夫身边吗?”她在回复的邮件中写道。利维母亲已逝,与父亲又早断绝了关系,认识的人里,大概只有三笠和他还勉强有点亲戚关系——其实利维也姓阿卡曼,和三笠是远亲,辈份上来算还是她的叔叔。

那头的人很快有了回音:“你来啊。”也是冰释前嫌的模样。

 

“我回来啦!”晚归埃尔温开了门,朝家里边喊道,Ed叫着“Daddy! Daddy!”,小炮弹般冲了过来。

“我的乖宝贝,”埃尔温一把捞起儿子边逗边问,“晚上吃什么了?”为了过些天能安心去度蜜月,他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了。

“回来了,”餐桌边的利维从一堆清单里抬起头来,那全都是准备婚礼所用,“妈妈做了苹果派,给你留了一份在冰箱里。”

他的母亲一个月前就住过来帮忙做婚礼准备了,和儿子的对象处得很融洽,而且越看越顺眼。母亲去书房拿纸笔,出来时正见儿子俯身在利维唇上偷吻,抬头发现了她,瞬间窘红了脸。

“埃尔温,你们的礼服今天送来了,可是利维一定要等你回来一起看,”老太太含着笑打趣道,“我们等得急死了,对吧,Eddie?”

“Papa我们能看新衣服了吗?”Ed揪揪利维的衣角问,小孩早就按捺不住了。

新做的西服全都是量身订制的高级品,面料、做工没得挑,搭着配套的皮鞋、皮带、袖扣、胸帕和领带,格调颇高。母亲一边端详一边点头,甚是满意。

“利维是要用这个吗?”她拿起一块白色的真丝领巾,问。

“对啊,妈你不觉得很搭吗?”埃尔温说。

其实是试衣的时候才发现,利维的领带怎么都打不好,他鲜少穿正装,不得已了也只是拿拉链领带凑合。埃尔温是想帮他,可是他发现给别人系领带可要比给自己系难多了。最后他们便听从店里的专家建议,给利维改用领巾,更显大方。

小Ed也有自己的新衣裳,穿了就不想脱。“Daddy,你看!结婚~”他得意地显摆刚穿上身的小西装,领子没翻平什么的才不管呢。

“嗯,嗯,你最帅了~”埃尔温不住地称赞。

 

离婚礼还有一周,佩托拉便往店里大肆订购玫瑰花,除了装饰各处,还买一送一节庆特惠。利维忙着婚礼好久没来咖啡店了,好容易抽了个空来看看她和妮法,差点给这一屋火红鲜艳薰了出去。

“太……夸张了吧?”利维惊愕道。

“才不呢,”佩托拉拢拢刚插好的一瓶子娇艳欲滴,“店长你是不知道哦,一听说你要结婚,多少人都奔着来蹭您的喜气呢。”

“还有人误以为要结婚的是佩姐,买了玫瑰还惋惜没早点遇上她。”妮法笑着说。

利维完全可以想像那个场面,他打趣说,佩托拉你把握住啊,这么好的男人缘。于是被不甘示弱地反击:“论男人缘我哪敢和您比?”

喝了会茶聊了会天,收了在店客人的若干“恭喜”,利维叮嘱了两个姑娘婚礼当天要准时,便匆匆离开。

 

转眼间,婚礼的日子到了。

他们都因兴奋和紧张而提前醒了,在拥抱里无声地笑着交换一个清晨的早安吻。

“Hi,我的新郎。”埃尔温说。

利维的心脏鼓动得厉害。“Hi,我的新郎。”他也对埃尔温说。

他们一致赞成两个男人的婚礼不需要繁文缛节,所以婚礼这天就像个久违的假日一般,激动,快乐,但没有负担感。梳洗打理完毕,空气里是须后水的清爽,利维难得地用了一把古龙水,让这个早晨终于和往常有所不同。

早饭之后,埃尔温的父母先行一步将Ed带出门,他们也故意放慢了吃早饭的速度,享受这段特别的独处时间。递果酱时碰到了对方也微微颤抖的手指,便知他们的心情是一模一样。

“如果宣誓的时候我忘了要说什么,请一定不要弃我而去。”埃尔温拉了利维的手,放在唇边轻碰,说道。

利维失笑:“彼此彼此。”

怎么舍得呢?

 

婚礼并不盛大,但没有一个细节是马虎的。可容纳一百人的礼堂饰以纯白和香槟金,目之所及,点缀各处的皆是带绿叶的鲜花。门外立着的公示,优雅的字写明着新人的姓名。没有浮夸的婚纱照,只在并列着两人名字的下方俏皮地补充道“WE HAVE NO BRIDE”。

宾客还没到,现场只有亲友和工作人员在忙着做最后的准备。埃尔温和利维从后门进,互相道了声“一会儿见”,便分别进了各自的更衣间。

五月的风已褪去了寒凛,女士们换上轻衣薄裳,笑语晏晏,看得老皮克西斯直拈胡子。

佩托拉亮橘色的头发上别着枚水晶蝴蝶发卡,配着一袭乳白的连衣裙,很是俏丽,宾客里有许多是店里的熟人,拉着她称赞连连。

三笠松松地挽了个发髻在,唇上与裙装同色的酒红衬得整个人越发白净,站在一身深灰正装的艾伦身边,与阿尔敏、莎夏、克丽斯塔他们叙着旧。

韩吉非常给面子地飞了半个地球回来,据说埃尔温结婚定在她有休假的五月也是给她的特别关照。在场的大学同窗多年不见,都快认不出韩吉了。吊颈露背的小礼服下,一双长腿踩着十公分细跟皮鞋,和当年的女汉子简直两个画风。

奈尔·德克这次虽说只作为埃尔温的朋友出席,可也难逃被当亲眷使唤的命——“舅舅我要上厕所!带我去上厕所!”

最开心的要数那些随同父母前来观礼的孩子们了,无论是在户外的草地还是在室内的走道,追追跑跑,跳跳闹闹,他们才会享受快乐的人。

 

宾客陆续入座,乐师奏起《G弦上的咏叹调》,几对盛装的小花童首先进了场,他们每人手上提着个小篮子,里边装满了红白两色的花瓣,一边走,一边撒在脚下的红毯上。

聚光灯打起,投射在红毯尽头,大家回首望去,不禁掌声和欢呼一齐响起。白衣金发的埃尔温耀眼得就像故事里的王子一般,他一手捧着鲜红的玫瑰,一手牵着小天使一般的Ed,在众人的掌声和欢呼里缓缓走向前来。

他在礼台前站定,转身,望向红毯另一端。那里,黑暗中的另一位新郎左手持纯白的花束于胸口,右手置于背后。他不习惯受人注目,浑身上下的不自在尽数落在埃尔温眼中。

埃尔温弯下腰对Ed耳语了几句,孩子立刻跳下台阶,在众人的好奇中,沿着落满花瓣的夹道,跑到利维面前,向他伸出小手。以艾伦为首的“娘家人”带着大家又把呼声和掌声响起,利维拉着Ed,顿时镇静了不少,踩着伴奏的节拍,走到他的新郎身边。

三年相识,两年相爱,终于走到这里。

宣誓,无论贫穷或富贵,无论疾病或健康,不离不弃,我愿意。

“我亲爱的利维,”埃尔温说,“感谢你的到来,给了我,给了Ed毫无保留的爱。是你教会了我,用爱跨越任何障碍。是你带给了我,人生的再次完整。你是我生命的奇迹,遇见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说着说着,埃尔温竟语带呜咽,利维不禁也红了眼眶。

埃尔温接着说:“我将待你如初,分享我所看到的所有美好,分担你所遭遇的一切悲伤,爱你,敬你,珍视你。”

他不知道台下有多少人也含着泪在听,只知道颤抖到不行的声线有多么不像自己。他的眼里滚下两行泪,无声地滴在与利维相握的手背上。接着利维开口,用同样忍着战栗的声音说:

“当我的生活一片漆黑,是你给我带来了阳光;当我行走在迷茫之中,是你给我指引了方向。你让我懂得要珍惜什么,让我明白这双手要守护什么。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爱你,埃尔温,我会永远和你,和Ed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还能有比这样朴素的句子更能诠释海誓山盟了吗?

还能有人不相信这是世界上最值得歌颂的爱情呢?

戒指,套在彼此的左手无名指,连住两个人的心。

拥吻,不在乎那些响彻礼堂的掌声和怎么也停不来的欢笑、尖叫。

在这里,大家见证的不只是一对新伴侣的一生之约,还见证了一个全新的三口之家,一个特别又平凡的三口之家,在祝福中诞生。

新人解开手中的花束,将红白两色的玫瑰如落雨般抛向台下。

音乐、蛋糕、美食、香槟塔,把会场的气氛一波一波推向高潮。

“我daddy和我papa结婚了!”Ed得意地对表哥Zack说,终于爽爽地把口舌之快给逞了回来。

“我能和你跳支舞吗?”埃尔温的年轻部下John向佩托拉伸出邀请的手。

韩吉当年无心插柳,促成了现在的喜事一桩,这个全天下最没心没肺的红娘正受着埃尔温的大礼。而另一边,利维正在给艾伦训话:“你小子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才把三笠娶进门啊?”

米克携家眷前来敬酒说恭喜,他本人是埃尔温工作上的得力骨干,又是应酬场上给力搭档,不过他夫人纳纳巴却和利维熟——保育园接送孩子时攀的交情,而且自家女儿和Ed在班上早就是公开的小情侣。

奈尔陪着那群老同学喝了一圈,晕乎乎地回到玛丽身边。他说:“说来奇怪,我对那个利维倒觉得亲切,看他对Eddie那么好,就感觉Zoe又回来了……所以他抢我妹夫的事也没那么讨厌了。”于是被老婆嘲笑了:“那你干脆让他给你当妹妹好了。”

“史密斯先生,你们蜜月要去哪儿度呀?”公司里的年轻女孩子对这个比较关心,“希腊?夏威夷?还是马尔代夫?”她们早前听说boss和他家那位都喜欢有海的地方。

“是大溪地哦。”埃尔温说,女孩子们纷纷掩着嘴笑赞道不愧是boss真的好有品味啊,其实散了之后她们个个都偷着拿也手机查大溪地在哪。

其实地方是利维定的,埃尔温只是想在个有水上屋的地方,看着窗外的碧海蓝天和自己的男人做爱罢了。

 

利维晃回了他身边,脸上红红的。埃尔温揽住他,问:“醉了?”被利维翻了白眼,“你才醉了。”

哦,好吧,确实是清醒的。他男人就是皮薄,喝酒容易上脸。“其实喝醉了也好,上了飞机直接睡觉。”度蜜月的航班是晚上的,婚礼完了直接走,隔一夜落地刚好看南太平洋的日出。

利维却认为这个主意很烂:“我才不想一身酒气的被全飞机人投诉。”

埃尔温放下酒杯,建议出去走走,利维说好。两人于是牵着手走进午后的庭院,找了块荫凉的草坪并肩坐下。

“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利维说。

埃尔温接过他脱下的外套,整平了和自己的叠放在一边,从口袋里拿了帕子给利维细细擦拭脖子后的薄汗,说:“没什么,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他们的婚姻还不能得到法律层面的认可,这是埃尔温唯一的遗憾。虽然可以去海外注册,可是回来了也只是一纸空文。

路还很长,不过他们有的是时间等。

扶过利维若有所思的脸,埃尔温玩心大起:“亲一下?”

没羞没臊的大男人装的一手好纯情。

利维配合地闭了眼睛,等他的男人慢慢地靠近。

“Kiss him hot!” 

身后突然爆了这么一嗓子,回头一看,艾伦和韩吉正领着喝得tension有点高的姑娘小伙出来,打着节奏朝他们起哄:“Kiss him WET! Kiss him HOT! Kiss him WET! Kiss him HOT!   ”还有的已经掏出手机开启了拍照模式。

这群欠削的混蛋……

利维心中笑骂,伸手揪住埃尔温的领带,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和口哨声中,把还在呆愣着不知所措的男人拽向自己。

被护着后脑勺倒地,他笑着,再次闭上了眼。

 

【全文完】

=====================

人逢完结精神爽,一篇充满了爱与正义的傻白甜总算赶在心被创哥虐碎之前搞定啦><

和年初突发的《Home...》在时间线上果然产生冲突啦OTL

谁让我当时还设想着两人还要再磨叽个几年呢XDDDD

总之,搞完啦,他们happy ever after了,我的一颗心也落地了。

谢谢大家的阅读,谢谢大家的鼓励和称赞。

基本上,是不会再有后续了。如有番外,纯属意外。嗯。

26 May 2014
 
评论(78)
 
热度(188)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