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进击的巨人][团兵|Paro]How I Met Your Father (13)

[13]

“呐,帅哥,帮我们拍张照好吗?”户外一张四人座来了几个年轻的大学生,晒着太阳享受春光,叽叽喳喳之余,亦毫不掩饰对埃尔温的兴趣。

这样的来客并不少,有些时候有些人一听说埃尔温今天不来店里,就立马兴致缺缺:“诶?他怎么能不在?”

佩托拉要耐心解释了,不好意思啦,那位先生不是店员,只是我们老板的朋友,周末有时是会来玩,但也不是固定会来啦。

得知埃尔温不在就一脸扫兴地离开的客人也不是没有,利维面无表情地在脑内掀桌:那金毛没在最不开心的可是我呀!!!

那些@Live_in_Cafe的一大串follower里,时不时还会有这样的留言:呐呐主页君,能不能在Mr. Blonde出现的日子提前预告一下啊,我一定会去的么么哒~

(爱来不来。利维磨着后槽牙说。)

 

“好,看这边,一、二、cheese!”埃尔温拿着小女生粉红闪亮的手机,把那桌姐妹淘收进镜头,“再来一张,一、二……”然而拍完了还不满足的女孩子们又围着埃尔温要和他合照,他居然也不拒绝。

喂,靠太近了啦!利维左手持奶杯右手举着搅拌器准备打奶泡,这会儿走神走到连手里的鲜奶洒出来了都没察觉。

待埃尔温和人拍了照又收了一圈杯子回来,利维麻利地收拾好了刚才的失误,他没好气地对埃尔温说:“你呀,好歹有点大公司高管的自觉吧。”

埃尔温挤进吧台后边洗杯子,不明所以:“我怎么了?”

利维一边重新打拉花一边抱怨:“你去问问佩托拉,想要你联系方式的人有多少。”

对此,佩托拉也只能如实回答,对不起哦,他是我们老板的朋友,我跟他没有熟到互换联系方式的程度……

倒也有直接来问利维的,当然是被直接瞪走。更直接还有去找埃尔温问的,也没有成功过,他会呵呵笑着把话题拂走,拒绝得婉转但是坚定。

佩托拉来送新下的点单,恰好听到利维的话,便插了一嘴:“就是就是,史密斯先生你还是为人低调点吧,你看你一在,客人光瞧着你就够了,点杯白水都能坐一下午,严重影响我们做生意呢。”

“会吗?”埃尔温乐了。他是很习惯这种注目礼的,从小就是班长队长学生会长,比赛发言上台领奖哪个都少不了他。他就是那个“看哪,埃尔温·史密斯!”,被议论被崇拜被喜欢的Mr. Awesome,让人追着表白喊着要一起拍照,所以他并不介意为这个小小的咖啡馆附赠一两个service的笑容。埃尔温于是问:“那,佩托拉小姐是不是也看呆了?”

“可不是,”佩托拉边说边故意瞟利维,“喏,连我们店长也看呆了呢。”

店长若无其是地挪开了眼,并告诫自己不准脸红。

 

虽说网络上的好评和埃尔温的推波助澜让咖啡馆生意起色了不少,但这家私人小店毕竟不是那占据各大商圈中心地段的星X克,天气最好的周末也不用怕人多到要排队。

Café-cinema倒是没有弄,不过店内这种懒洋洋慢吞吞的小优雅,确也吸引了不少人来借地方办活动。独立歌手的不插电演唱会,电影专业生的实验作品试映,手工艺班的个人作品展……有时利维只需提供场地,连茶水的准备都不用操心。

“收租其实我最专业了。”有次店里借人办小型沙龙,利维和佩托拉也乐得蹭吃蹭喝,利维开心了就话多,他凑近在佩托拉耳边说,“你不是老想知道我靠什么营生的吗,告诉你吧,我亲爹留给我的几套公寓都租着人,靠它们我和我母亲是不愁吃喝的……”

佩托拉喝了点酒,正被场子里轻飘飘的Bossa Nova醺得晕晕欲睡,利维的话里有多少信息量也没多想,只道爹还有不亲的吗,以及店长果然来头不小,竟然是个房地产小开什么的。

还有一次店里腾了半天给一帮年轻的富二代搞义演义卖,闲置的LV、Prada、Chanel靠墙摆了一长排,埃尔温照例带儿子来凑热闹,一推门便听里头正Katy Perry着,站在门边上的staff打量了一眼他的卫衣布裤帆布鞋,和怀里半大不小的孩子,问:“先生您有邀请函吗?”

……当然没有。不过还没回答就见利维揉着脑门钻了出来,顺手将他也推了出去,门一合上便把里边破了音的“’cause baby you’re a fi~rework”严实地关住。之后驻守店内的佩托拉整个下午都没见着利维。

 

到了夏天,Ed已能直立行走,让埃尔温抱了一会儿就泥鳅一样的要下地玩,娃娃车和婴儿椅箍也箍不住。宝贝比起同岁的孩子来是要结实强健些,胆子也大,小摔一跤的话不像人家哭嚎耍赖,反而会趴在地上故意“哎哟~”叫一声,把人逗得直乐,自己也傻笑不止。

Ed十四个月大的时候已经能口齿清晰地叫papa了,也会说一些简单的词语表达自己的意思。每天晚上埃尔温都会陪他看图书念故事,他会指着书里五颜六色的插画说“Mimi...Olla...Sisi…Fee…”——那些故事的主人公他只能叫对小半个名字。而一看到书上画的马他则会高兴地叫:“Leeb!Leeb!”埃尔温懂他,回答说:“对,对,利维叔叔家的小木马,”那是近来他最喜欢的玩具之一,“宝贝星期六爸爸再带你去玩,现在我们该睡觉啦。”

埃尔温独自抚养孩子也快一年了,其间不全是风平浪静,也是苦中有乐。他适应了新的城市和新的工作,有了新的生活节奏和新的朋友。孩子的成长就是奇迹,即使每日形影不移,也总会给他惊喜。妻子离世之初的不习惯已成了新的习惯,Ed继承了自己的一头金发,但一双深棕色的大圆眼睛酷似妈妈,聪敏伶俐可爱的模样如出一辙,看着他便是半分快乐半分忧伤。不过保持忧伤这半终究不是他的长项,难过得吃不下睡不好的状态没有困扰他很久。很长时间里,埃尔温发觉到他的亲人与朋友都太谨慎,连看到他平日嘻嘻哈哈都要露着小心翼翼,生怕他在强颜欢笑,倒给自己平添了郁闷。

他曾讲给利维听,你说,他们是希望看到一个沮丧的我吗?如果我真是整天阴沉沮丧的,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死过老婆,利维在心中说道。他支着头,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大概是没人想到你神经有那么粗吧,喏,你不是很爱你妻子吗,所以大家都以为你若要恢复原样至少还得一年半载?”

而且他Facebook上不是还建了个非常煽情的相册叫”Baby, say Hi to mommy”嘛,贴满了他和Ed各式各样的生活照,单亲爸爸的坚强励志正能量得令人洒泪三升,简直能把人心肝疼得乱颤。

“什么嘛,真是这样吗?”埃尔温笑,“真奇怪,我还有Ed呀,这难道还不够我开心的吗?”

他从地上抱起孩子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说:“宝贝,为了你,我也不能变成死气沉沉的坏爸爸,对吧。”

逝者永眠,生者长伴,孰重孰轻,埃尔温是想过的,也是想得最多的那个。想多了,也想通了,自然就不再困扰,反是让旁人白担心了一场。

总之,那纯粹就是个只会围着儿子转的傻爸爸嘛。

但是,利维觉得,还不赖,真的。

【TBC】

=======================

迎来剧情转折和狗血乱洒的核心内容之前,想写的奶爸日常也不多了……

24 Mar 2014
 
评论(27)
 
热度(94)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