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进击的巨人][团兵|Paro]How I Met Your Father (12)

[12]

埃尔温带利维去的是家拿腔拿调的会员制餐厅,进屋便与门外隔了一个次元。利维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自己那一身经年不穿的西服还是上大学时为了那一年没几次的presentation而准备,上身之后倒也和埃尔温风格统一。餐厅经理与埃尔温熟头熟脸,寒暄了一番便将两人往订好的位子上引。

那一晚吃了什么,利维回头就忘掉了。桌对面的人太好看了,害他的舌头无法分辨盘中的咸甜酸辣。并没有喝酒,但利维早已醉了。刀叉下来来回回切的是荤是素并无所谓,因为他正忙着听埃尔温说话。实际上两人的交集不多,无论生活还是工作或者兴趣爱好,本是最容易冷场的组合,此时却没有。利维素来看着少言寡语,其实他能说会道的模式是挑对象的,就像现在,他愿意顺着埃尔温的话茬与他聊,收集他平时看不见的对方的日常。他喜欢埃尔温儒雅的谈吐,幅度适中的手势,和眼里闪烁的光。

利维单手撑桌,手指微张托腮畔,暖色灯光落在他乌黑的发上,头顶一圈暗金色的光环揉碎了他素来给人的距离感。他偶尔露出平静的笑意,抬眼看向埃尔温时波光潾潾的一汪水色,整个人顿时便生动了。埃尔温被眩得恍了一惚,不过那水色只一眨眼便不见,于是他想,那大概是光与亮造成的错觉。

气氛正好,心情正好,非常适合去灯光更加暧昧的地方续摊,喝点小酒然后谁的手覆上另一个谁的手,说,今夜,我不想回家。

很多年后的一天,少年Ed的爸爸抱着两臂严肃地教育恋爱碰到瓶颈的孩子:“开不了口的话,就去和她吃顿饭、睡一觉,或者吃顿饭睡一觉。哦,一定别忘了condom。”年轻的Edward Smith被噎得无语,好容易忍着吐槽冲动,很乖地回答说:“谢谢,我……会参考的。”以为我不知道您俩第一次正式约会结束时连手都没碰到吗。

进展?有的。埃尔温在咖啡馆里的专座从窗边挪到了吧台前了。

 

佩托拉和店长在背后聊客人的天并不稀罕,爱用玫红唇膏的太太改喝起了薄荷奶茶,穿超短裙的姑娘窝在角落的卡座里自拍了一下午。

那个孩子很可爱的史密斯先生好久没来了,佩托拉说起过好几次。即便次数不多,每每提起那个高个金发的爸爸时,利维微妙的不自在却尽数落在佩托拉眼里,这也使她暗暗地留了心眼。

所以当埃尔温说着“好久不见”坐上离利维只有半臂之遥的吧台时,佩托拉自然是一脸“yooooo”越过埃尔温的宽肩抛向利维,然后被心虚地瞪了回去。

 “小家伙又长牙了嘛。”烧水泡茶的空档,利维伸手去逗爸爸怀里的小Ed。埃尔温托着他站在腿上,小孩伸手去抓利维的左躲右闪的手指头,笑得牙床大露,一嘴长牙期分泌旺盛口水,稀稀落落嵌着几颗小小的乳牙。佩托拉凑上来也来和他玩,要亲亲要抱抱也没有被拒绝,征得爸爸的同意了,满心欢喜把人家的孩子拐走绕着店堂跑圈。

那时新年刚过不久,天气还在继续着寒冷,店里也继续着冷清,埃尔温周末闲暇时来打发时间,一窝就是半天,正经的客人没几个,他熟门熟路的倒像是老朋友串门。

佩托拉和埃尔温很聊得来,这并不意外。作为优秀的咖啡店职员,她的种种改善营业方案在不思进取的老板那儿碰墙,讲给专业的生意人埃尔温听,却都倍受赞许。佩托拉碰上了知音,整个人都扬眉吐气了,恨不得招待人家天天来白吃白喝。

不思进取的利维眼看着要被店员造反了,也就顺水推船地批准了她几个idea,佩托拉欢天喜地地蹦去申请社交网络平台上专用的店号,预备每天刷刷曝光度,埃尔温也把儿子啃着磨牙饼干(利维做的手指饼干硬过头了)的滑稽模样拍了下来po在facebook里,轻描淡写道“带Ed来这家很有个性的咖啡店玩已是周末routine”什么的,附上地图坐标。

 

埃尔温的名人效应是立竿见影的,隔周便有好奇的女下属不嫌路远跑来一睹boss的周末风采。佩托拉及时地找到了更好的店家提供应季的特制点心,经营有方,好奇就成了好评,好评了就要在有好友视奸的地方发几句带着图和“我在xxx”的心情让人点赞。

小店的名声一个圈接着一个圈地传开,待到两个月后的春天,利维的小咖啡馆时常会人多得让他特别怀念冷冷清清的曾经,继而让他特别想把罪魁祸首的佩托拉炒了。

……好吧,只是玩笑。

现在来店里玩的埃尔温还会在Ed玩累了睡着了之后,反客为主地服务生一把,端茶送水,收杯洗盏。每每见他们两人挤在空间不大的吧台后,佩托拉总要趁埃尔温看不见的时候朝利维笑得意味深长。

这小妮子现在他是轻易得罪不能了。

“喂,我说,”他收回视线,用很平常的腔调开口问埃尔温,“你妻子过世后,给你介绍续弦的想必很多吧?”埃尔温说起过Zoe,那个成为了他妻子的青梅竹马,两人的感情自然不一般,不过埃尔温也并没有为此当一辈子的单身爸爸的打算。

“啊,算是吧。”埃尔温苦笑。丧妻之痛过去之后,他确实是想过,如果天时地利人和了,再婚也无妨,不过那种带着目的明确的联谊啊介绍啊他并不觉得必要。

“佩托拉怎么样?”利维问他。

“啊?”整理着置放瓶罐的高个子漫不经心地扬了个语气词。

“佩托拉。我觉得她和你很般配。”

埃尔温摆好手里的东西,转过头来:“她不是喜欢你吗?”

利维心中一沉,埃尔温的直接和犀利让他意外了。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掩饰心慌,他忙说:“我和她不可能。”

埃尔温倒是没有傻到追问正尴尬着的利维一个会让他更加尴尬的“为什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埃尔温是想起了自己也三角恋过的当年了,“Don’t mind.”

然后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道了声“我先上去一下”去看看放在利维的卧室里睡觉的Ed醒了没有。

利维郁闷地盯着埃尔温性感得一踏糊涂的肩背腰腿,心想,我能不mind吗,你再不快点找个女人守好你的清白,我就要扒你裤子了你知道么!

【TBC】

=================

我说我觉得这是有点进展了你们卖账吗(

16 Mar 2014
 
评论(31)
 
热度(111)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