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进击的巨人/团兵/现代paro】蝴蝶/ In the Shadow (sky limit番外)

我!我!我!我要破例转文到我LO里来!亲爱的你怎么能这么棒!妈蛋我已语无伦次了,让我再去舔十遍你的文(≧∇≦)

幽冥少年:

· sky limit番外,正篇 http://elfietera.lofter.com/post/1b4131_cd3302


· HB to四姐儿!


· 雷女装求右上角


· 同样没有肉,而且...感情也写不出啊!


· 作者已废




===============




蝴蝶/ In the Shadow


 


乐团的散伙饭那晚,米克喝吐了,韩吉砸了酒瓶子,咆哮老子今晚要操个男人来弥补这失落和空虚寂寞冷。


利维面上不过一层薄红,冷眼看着这即将喝断片的两人,叫来服务生小妹,再上一打生啤。埃尔文一手帮米克顺背,让他吐得舒服,一手掏出手机,拨通莫布里特的电话,让他过来把韩吉给弄回去。


不出十分钟,莫布里特就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挥舞着酒瓶哇哇乱叫的韩吉见自己的跟班小学弟来了,也不含糊,把他摁在座位上,今晚谁都别拦我,不把埃尔文喝趴下我就不是人。四年了,我和米克灌了他四年都没成功!吐了一地的米克撕了张手纸,斯斯文文地抹了抹嘴表示同意,今晚不把你喝挂我就去烧毕业证。


埃尔文从善如流地拿过新上的啤酒,撬开瓶盖,递给莫布里特:“你不拦着?”


莫布里特摆摆手,一脸放弃治疗的表情:“这拦不住。”


利维淡定地看了莫布里特一眼,默默为他的贞操点了个蜡。


他们喝到半夜两点才算结束,其间利维抢了来大排档卖唱歌手的吉他,大唱十年前的情歌,韩吉拿着空酒瓶在桌上乱敲,看得莫布里特心惊胆战。散场后米克一个人去了江边蹲了整夜,活生生被六月的夜风吹感冒。莫布里特架着韩吉把她送回家,韩吉不负众望,怒夺纯情学弟贞操,高潮的时候咬着他的肩膀哭了出来。


 


当年,埃尔文、韩吉、米克22岁,大学毕业。利维17岁,高三在读。


埃尔文和利维对乐团生涯的结束反应相对较小。利维觉得这样也挺好,大家在一起四年,该玩儿的都玩了,该唱的都唱了,到了后期,埃尔文写词写得头发一把一把地掉,米克拎了个录音机放在他们那个狭窄的studio,天天放哟哟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现在他们仨毕业啦,有正经打算啦,各奔东西啦,多好。传媒系毕业的埃尔文收了全国最大的电视台的offer,音乐系毕业的米克准备去外地一所私立高中当老师,韩吉买了新相机,不甘心以后天天给人拍证件照或者艺术照,盘算着先上山下乡一段时间。


利维也有自己的规划。熬完高中最后一年,白天找地方打工,晚上找间酒吧之类的卖卖唱。


反正他喜欢唱歌。反正唱歌是他人生到目前为止最擅长的事。


埃尔文却不甘心自己看中的人只当个小小的酒吧驻场歌手。他找人给利维录了些demo,四处投递,无果。利维说埃尔文你工作太忙别替我操心,我这样能养活自己。埃尔文吻他,你能红,我看上的人必然能红。


这一滞就是两年,19岁的利维稍稍长开了些,但总还是小巧紧凑,穿最小号的男装也嫌大,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有天周末下午,利维穿着浅灰色V领棉T和黑色针织开衫,坐在出租屋的窗边给埃尔文弹吉他唱歌听。埃尔文当时趴在电脑前剪片子剪得焦头烂额,忽然琴声停了,抬头一看,利维揽着琴,倚着窗檐,垂着眼睛看着外面,神情恹恹的。阳光正好,暖暖地映在他脸上,柔化了他的棱角和戾气。埃尔文用手机拍下了,越看越好看,干脆设成手机锁屏。


世事就是这么巧,一张随手偷拍照被别人看到了,还被误认为女孩子,还被捅穿了脑洞干脆女装出道吧。


 


埃尔文揣着自己亲手给利维录的MV,直接找了电视台旗下的娱乐公司的老总卖安利。他们电视台是全国最大的电视台,人才广聚,标新立异,迎合群众,多档节目稳占收视率排行榜前十。连带的,话题性也非常强,经常被人黑出翔。但是不论做什么,不管是粉还是黑,总能掀起社会效应。其娱乐公司也是出了名的敢收新人,敢推新人,所以若是想让利维以这种方式一炮爆红,自家集团必然是最好的选择。


老总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买了埃尔文的安利。老总看完MV,眯着眼睛,不做评价,直接抛出最关键的问题:“你为什么认为他一定会火。”


埃尔文敢这么做必然不仅只是出于对自己伴侣的一腔爱意,到底也是仔细分析研究过的:“现在国内流行音乐市场早已饱和,摇滚乐发展停滞不前,无法完全打入主流市场。现在有种地下音乐流派很受年轻人欢迎,叫VisualKei,不知道您是否了解过?”


老总点头,并且表示对V系造型和唱腔都吃不消。


“我们不一定要走传统V系,可以开辟自己的流派,”埃尔文微笑,“所以这现在就是我的一个构想,将体态面貌纤细秀丽的男性施以复杂、华丽的女性装扮,必定夺人眼球。而且这样的装扮并不像传统V系那样,嗯,容易引起观众的痛觉共鸣。”


老总沉吟不语。


“这样吧,您觉得他歌唱得如何?”


“不错。”


“如果以平常的手段包装他,他会红吗?”


“不一定。”


“那现在这个扮相好看吗?”


“好看。”年近半百的真·直男老总秒答。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埃尔文摆出几张表格,“这是近二十年来国内男性歌手音高走势折线图。很显然,一路走高。这位歌手的声线不算醇厚,但是音域广,高音延展性佳,比流行唱腔摇滚,比纯摇滚又漂亮,这些优点都在刚才的歌曲中有表现。您再想想近几年走红的男星,就面貌而言,是不是不如二十年前那样的刚毅强壮,更加温和俊秀了些?”


“嗯。”


“总结起来,就是‘去性别化’。我的这个企划,是大势所趋,没有道理不红。”埃尔文裂开嘴,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只不过剑走偏锋了一点,必然会红。”


 


埃尔文和老总谈完后一周,公司就成立了专门包装利维的团队,埃尔文也从电视台直接调任到公司,作为利维团队的负责人。


利维毫不在意埃尔文准备拿他怎么样,他全心全意地相信那个人。牺牲?没有什么好牺牲的,换身花里胡哨的衣服化个浓妆而已。能红吗?能赚钱吗?哎,埃尔文都说能赚钱了,那就肯定能赚。他只有一个条件,即保护好埃尔文·史密斯。埃尔文作为制作人,必须隐藏在他的阴影之下,必须从公众前消失。他清楚自己将会引起巨大的争议,而埃尔文和他不一样。自己只是个高中毕业之后到处混的小年轻,而埃尔文是科班出身的正牌大学毕业生,事业上升期,经不起毁。


万一,万一这将是个failure,也不能让埃尔文以后的路受到太大影响。


 


他很快发行了同名专辑,拍了出道MV,明星Levi从天而降,如同一枚深水炸弹,将整个个国家的娱乐风向搅得天翻地覆。他戴着沉重的黑色长卷假发,穿着粉白色的洛丽塔洋装,细腰窄胯直催人神魂颠倒。脚踩十厘米白色松糕鞋,打着碎花小洋伞,斜眼睨过来,侧脸线条傲娇得倾倒众生。一撅屁股,超短裙摆下露出来的白色南瓜裤边缘萌得一众男女鬼哭狼嚎,从此多了一拨“性取向是Liby”的粉丝。


专辑发行后一个月,利维给某知名国际时尚杂志国内版拍了组硬照。其实本来还有访谈,被埃尔文推了。只拍照,不访谈,而且还只用自带摄影师(埃尔文一个响指把在林海雪原里跟熊搏斗的韩吉召唤回来了)。杂志编辑从未见过如此大牌的新人,险些气掉了假睫毛。


杂志给利维提供了一套大红的礼服蓬蓬短裙,上身绷得极紧,裙撑和衬裙把裙摆撑散开,就显得特别俏丽了。开拍前涂着同色眼影和唇膏的利维用手压着裙子,埃尔文看他少见的有些不安,上前低声询问怎么了。利维咬唇,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觉得这裙子还没我屌长。


埃尔文瞟了一眼他的下身:“有的。别担心。你屌多长我还不清楚。”


这组硬照的主题是“Ruby the Levi.”韩吉拍利维拍得甚是得心应手,利维不扭捏,虽然镜头感说不上多好,总是冷着一张脸,你爱怎么拍怎么拍。韩吉把红色的利维拍得出神入化,杂志发行四个小时内脱销。裙子颜色正统,款式俏皮,却生生被利维压出一身煞气,全身的红都衬着眉眼的黑和皮肤的白,杀气腾腾的美艳。公司同事五味杂陈地问埃尔文,你是从哪找来这么一个妙人儿的。埃尔文笑答,路上捡的。


 


首张专辑里面三首歌在国内单曲TOP 10盘桓不下长达八个月,第二年夏天利维发行了第二张专辑,曲风比之前还要婉转跌宕。所幸他向来高音表现不错,只是苦了歌迷,想要在KTV里唱偶像的歌真是太难了,随时一口气吊不上来,就背过去了。到了这一年末,利维才第一次接受杂志专访。


“《蝴蝶君》?…什么玩意儿。”刚刚起床的利维看了一眼杂志样刊的专访标题,扔在一边,大喇喇地把脚跷在玻璃茶几上。


“大概是指那个男扮女装的伶人嫁给高官的间谍故事。”埃尔文揽过陷在沙发里的利维的腰,另一只手拿起杂志,“居然起这么个标题,这脑子也真有意思。”


“哈,还有这么一说。”利维把脑袋往埃尔文肩上一磕。啥枕头都比不上这膀子肉舒服。


“嗯。不说那个电影,你会不会觉得‘蝴蝶’这个意象太脆弱了?漂亮但是很短暂。”埃尔文歪头问道。在家里的利维还跟他未成年的时候差不多,穿着颜色黯淡的宽松的衣服,裤头大了一截,光着脚踩来踩去。


“我这只是钢筋的。”利维随口答道。


埃尔文当场噗了出来,“好啊,我的蝴蝶君。”


 


此时二人还无法预计,利维到底能飞多久。他的确是一只骨骼清奇的蝴蝶,比其他的都来的要漂亮、精巧、柔韧、坚强。埃尔文用手掌托起的这只钢筋蝴蝶急速闪动着翅膀,酝酿着一场风暴,而高大的金发男人隐匿在那翅膀后的阴影之下,化作天空,静候他的蝴蝶飞越茫茫沧海。


 


End.


Actually, To Be Continued.


 



22 Jan 2014
 
评论
 
热度(85)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