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团兵|现代paro] Sky Limit

*此文是姨妈痛期间的脑漏产物。

*Paro的设定源于Yohio的“Sky Limit”,舞台上美丽的雌雄同体巨型洛莉塔戳中我奇怪的萌点,感兴趣的话可以支搜搜他的MV~

*不能接受小兵长女装打扮的读者,在这里建议你们ctrl+w……

*Po只会写傻白甜,怎样。

*没有肉(哭着跑开)

=============================

摄影棚里的造型师、化妆师、灯光师、场务、后勤、经纪人正在有序地忙着,只有摆弄着相机的那个高分贝的马尾眼镜女不断地聒躁:“利维看这边~”“好~”“Oh yes,宝贝就这样别动”“下巴再抬高点”。除此以外,就只有快门响声和鼓风机嗡嗡嗡地转动声。

歌手脸上有浓艳的妆,瓷白的粉底,碳黑的眼线,艳红的唇,长度夸张的假睫毛包围眼睛四周。卷卷的双马尾,蓬松的公主裙,纯情的吊带袜,10公分以上的高跟皮鞋。看到金发的男人走近了来,正在咬着道具礼帽檐摆pose的人只是动了下眸子瞄他,眼皮都没眨,表情正好的脸部肌肉更是纹丝不动。歌手已出道十多年,工作上尽善尽美的职业态度早练就了一身专业的演技范儿。

就算是以男儿身,被女装所裹,也能若无其是地摆出所要求的姿势来。

其实埃尔温(以及摄影师韩吉·佐耶)很好奇如果利维被要求脸上带着AKB[--]风的甜甜笑容,会是怎样的情境。一边接过年轻的经纪人艾伦递上来的茶水,高个子的中年男人一边愉快地脑补着。

如果他只是个20出头正要出道的新人,为了走红,也许是会连节操都卖光地作出比草莓少女还要甜蜜明朗的姿态来骗走粉丝口袋里的每一枚铜板吧。不过,埃尔温又想道,让自己的darling频繁地女装出镜,打造镜头前的另类、叛逆、大胆追求自由的偶像计划早已让利维拥有了庞大的粉丝团,现在的利维无论怎么改变,他的粉丝都会包容理解,而且数量只会多不会少。埃尔温都有点想雪藏了利维,才不会笨到让他变成另一个国民宅男“女”神——想着印有自家宝贝的海报被挂在死宅的房间里被看被亲被意淫,埃尔温浑身就躁。

利维的状态很好,执镜的是已合作多年的老朋友,耻样早就成了习惯,也就淡然地接受着这样的安排。放松着表情,任天生有些下垂的嘴角就那样垂着。他生来就是一副蔑视世道的摇滚范儿,不过在他刚出道的时代,摇滚的各种路线都是饱和状态,任你再在脸上打孔、把发型弄得再违背地心引力、脖子上身上挂再多的铆钉,也难以突围。

浮夸的造星时代只需要及格的歌喉和吸引眼球的话题,大学刚毕业的埃尔温给小男友录了demo到各大唱片公司推销,四处碰壁。至于除了唱歌便少言寡语的利维,在碰到埃尔温那些人之前,他话少得近乎自闭。

如果不是埃尔温,利维不会去做明星梦。他本是被埃尔温捡去凑主唱的(而埃尔温坚持说是他在地铁口听到了他的天使在唱歌),三年里在大学生乐队里混得也算风声水起,不过和大部分的学生乐团一样,一到毕业,便是解散的命。他们都是理智务实的人,“为了音乐为了梦想”的说词都只有钱包鼓了才能说得有底气,有前途又有钱途而不去走的真傻逼。傻逼得志就像捡彩票中头奖一样,而他们乐队总共四人也只有刮彩票中五块钱的命——买刮刮乐还总共花了九块。

“但是,利维你会红,你一定会成为歌坛的传奇。”埃尔温下这个断言的时候就像个狂热的小男孩,冲动而炙热,利维不忍泼他冷水。

利维清楚自己的局限。他乐器是自学,发声靠本能,没有正规地训练过,完全奔放的野路子,而且长相普通,修养一般,性格差,发起脾气来能抡酒瓶子砸人脑袋,并没有适应圈生存法则的圆滑和机智。

“所以你要玩弄娱乐圈,而不是被玩弄。”亲着窝在怀里的小情人的发旋,埃尔温依然是个爱异想天开的小青年,他在全国最大的电视台为黄金时段的脱口秀做编导,通宵剪片子的空档里,最好的休闲除了舔手机短信(利维练歌的时候关机)舔手机屏幕(桌面是利维的照片)之外,便是各种让他的小星星灿亮的设想。

直到被看到了手机屏的同事一句“这彩屏女郎很可爱啊哪里下载的”捅穿了脑洞。让情人女装play一直是他的妄想,人矮脸可爱是情人的错,不能怪他暗生贼胆。不过play一认真起来就玩真的了。

埃尔温为女装的利维拍了一支MV,从主题到选曲到造型到音乐录影的拍摄和剪辑,他一人负责到底,利维倒也不扭捏,以其说是乖乖地让埃尔温玩,不如说他也很好奇自家那位品味独到、偶发变态的情人会交出怎样的作品。

而且专注着镜头的埃尔温真的很帅,利维许多次地因为意淫而走神,导致了NG或者直接擦火的事故。

“还不赖…”成品出来之后除了掩饰羞涩的“Fuck you, Erwin”之外,利维弱弱地补了句发自真心的评价。那年千禧刚过,娱乐圈的妖魔鬼怪刚吹起欣欣向荣的号角,埃尔温捧着自己一手打造的小妖精去游说那家最会造星的经纪公司。影相画面里华丽衣裙包裹的小人儿甜得像颗太妃糖,一亮嗓一屋人瞬间给跪。然后在最初的冲击之后,不可否认的是,那样的混搭中透露着不知名的潮流感——很多年之后人们命名之“反差萌”——加之埃尔温三寸不烂之舌的一顿忽悠,利维顺利地签约出道。

然后一炮而红,一红就是十五年。原想靠着话题性小红,玩玩便罢,结果在埃尔温的保驾护航下倒也玩到了现在。

埃尔温是他的一片天。做爱的时候利维总会在那具巨大的阴影里这样想。他顶着他,把他送到未曾见过的高台。他抓着他的天空,踩着云彩,触摸星星的光亮,指挥风的流向。

只是有一天,他发现他的天空老了,才40出头,金毛里便偷偷夹带银丝了。那个当今跺一脚乐坛能颤三颤的万年童颜魔王趴在现拥一座娱乐帝国的CEO头顶上一边啧啧啧一边小心翼翼地拔毛,心中软软地闷了一阵。然后一个月后,他有首新单曲发表了,一改以往的张扬,编曲意外的简单,歌词朴素而纯粹,抒情歌竟也坐稳榜单Top3好几周。

这个世界就怕流氓也唱情歌,还唱得那么好听。利维大魔王的变身总是快得让人没法预料,但他的每一次华丽转变却是那么精准地掐准了风潮的脉门,放烟花一般,好一阵喧嚣。所以当他的告别巡回演唱会消息放出,歌迷们纷纷表示爱上他仿佛还只是昨天的事。

而今韩吉为他拍的,将是利维职业生涯中最后一组女装出镜的海报图了。

 

利维的演唱会从不用担心票卖不掉,更别说他作为歌手生涯的告别巡演了,资深歌迷甚至是买了通票与他一起辗转,就为收集他每场演出的那一点点各不相同的排演,他的每个表情都没浪费,微笑一下或者鼓一下腮帮,都会赚足点击量。

最后一场演唱会开在崭新的奥体公园主馆,入场券一票难求,流动商贩摊上的高倍望远镜卖到脱销。入馆之后的缓冲区里各种官方周边也是好销得要命,工作人员收钱收到手抽筋。更别说正式开场之后就没停过的尖叫,而应急医疗室也没闲着,那些兴奋到呼吸困难的歌迷一波接一波。

埃尔温在后台,通过现场摄相的监控看着台上他那只小小的精灵奔过来跑过去,撩动着夜色里的光和雾,夸张的浓妆也夺不走他眼里闪动的热度。各大SNS平台的头条都被他占领,现场返图源源不断地PO上网络,follow着各种“大家好我是那支麦克风”和“大家好我是Liby脸上的水钻”以及“脚脖子好可爱啊舔舔舔”。

升降台缓缓送下了利维,演唱会渐入尾声了,纵使他平素注重锻炼也露显疲态了。嗓子干哑,剧烈奔跑后的气喘得急。接下来将有几支暖场过渡的曲目,全是自家公司里势头正盛的艺人,给利维凑出充足的时间休息换装。利维脱了鞋,还未等到停稳就跳下升降机,脸上全是汗,再防水的化妆品也抗不住要晕开来,看着滑稽又淘皮。埃尔温在走道尽头现身,水洗牛仔裤外加LOGO张扬的做旧T恤,潮得要命的老男孩打扮。利维飞身扑进他的怀里,狠狠地亲了他的老板,深紫红色的唇膏蹭了埃尔温一嘴,顺势就让埃尔温抱着转进休息室。

发型师拆下繁复的假发。化妆师拿浸透了卸妆液的棉纸从他脸上抹掉了大片的油彩。刺绣精致的衣裙被小心地收进衣箱。取而代之的,是英伦风的衬衫、领带、西裤、小马甲,脸上没有的粉饰,短发利落清爽,再在头上扣顶小礼帽。埃尔温爱死他这样的文艺痞,忍不住捞起利维的脸要凑过去,却被一把推开:“发情也分个场合啊。”在场的工作人员全是长年贴身跟着利维的老熟人,都见怪不怪了,只哧哧哧地笑,打趣说利维你等下就顺便宣布出柜吧,绝对炸翻头条。正在给电吉它调音的利维小眼一翻,说我还舍不得让这家伙被歌迷射杀呢。

催场人来提醒时间,韩吉第一个蹦出去站上升降机,仰着脖子朝暂时灯光灭尽的舞台“哦哦哦哦!!!”地怪叫,利维站在地下,恶狠狠地警告说你要敢甩飞了鼓槌我们就友尽吧。不一会儿,急而不乱的鼓点声成功撩拨了观众的情绪,在一波波喧哗里,键盘手米克和贝斯手埃尔温也上了升降机。

所有人都以为这还是暖场show的一部分。这次的暖场明显排近了太长的时间,歌迷的耐心被消耗着,渐渐失去了挥动荧光棒的劲头。演唱会的主角消失得也太久了,不满在窃窃私语里蔓延。前期宣传时“最终场神秘guest们”铺天盖地的的,现场却迟迟不见,性急的青少年们已在互联网上口无遮拦地评论“烂尾了,残念了,假高潮了半天射不出来了”。

低沉的旋律在一段架子鼓的solo之后紧跟而来,台上的灯光很弱,但眼尖的观众还是发现乐队的位置被拉前了,剪影里两个新出来的贝斯手和键盘手皆是人高马大,五官看不分明,只能辨出金发和结实的身形——看惯了小魔王的身量,突然来了长人乐队还挺让人新奇。

暧昧不明的舞台灯光里,不知何时现身了的吉它手拨动了琴弦,主旋律的音符分秒不差地绞进了另外三人的乐句里。台下坐VIP席的伸长了脖子,拿高倍相机的一个一个地对准了看不清脸的四个乐手。

“新人?”

“看起来都不年轻了……”

“海外的band?”

“大概……”

吹过露天舞台的风让利维记起了那些成名之前的日子,那些刚满十五岁的日子。他白天打着零工,晚上为省下租住房的水电而在外边打发时间。弹唱是盯着百货大楼广告屏发呆以外的唯一消遣,他在公园里乘凉时唱,在地下过道里避寒时唱,在灯光昏黄的街头唱,在喷泉水哗啦啦的广场唱,也许会有听众,更多的只是匆匆一瞥,眼神里写满了同情,以及对他那毫无章法和技巧可言的唱功的质疑。就像现在脱去了华丽包装的他,没有身份没有光环,若不是因为站在舞台上,场下数以万计的歌迷中会有几个真正愿意去仰望他?

利维很明白,自己的成功更多的是缘于埃尔温的经营,那个人曾经担心他对那些精心设计的传媒营销厌恶,毕竟“关注我的艺术而不要关注我的七七八八”是每个艺人的最高理想,尽管大部分人生来就没“艺”还有那么一大堆人连“术”都学不好,有的只是嘴上的矫情。利维只在乎一件事,埃尔温你确定这样会赚钱吗,好的就按你说的做,我相信你的判断。

出道十几年,指责利维出卖男性尊严的论调就没停过,不堪入耳的流言和猜测总是狗仔和小报的心头大爱,连带着把埃尔温这个以前的幕后小推手现在的幕后大BOSS也捆一起主打头条。结果也只是他们按着大众心理,把最喜闻乐见的姿势抛出去,有时要消沉一下,有时要反击一下,有时要无可奉告一下,有时要卖萌一下。

“如果这让你恶心,告诉我,你随时可以退出。”埃尔温捧着利维的脸说,那张过度化妆到本人也认不出原样的脸将印在出道十周年的纪念大碟封面,名利双收将一如既往。

“讨厌的话,我会直接说出来,但是埃尔温,我现在还不想停。”利维觉得,他们两人就像是背对而立,彼此负责一个180度视角,互为对方挡下后背攻击,背靠着背前行,那个姿势也许不如并肩而立动人,但却是除了拥抱以外最能紧密依靠的姿态。你为我开辟了一个时代,我为你支撑起一个帝国。

灯光开启,将整个舞台照亮。被光线操控的歌迷们重新蓄起欢呼。利维在晃眼的光线里微眯起眼,感受现场数万人的情绪变化。帽檐的阴影下他的脸看得并不分明,只一下尖尖的下巴引人猜想。前奏渐尽,他微伸出脸,靠近了立麦,开口。

一出声,歌迷的尖叫就炸开来了,利维心中漾起恶作剧成功般的得意。手指熟稔地在琴弦间滑动,年少时曾被他弹了唱了千百遍的歌,曾风靡于地下小live场的那些旋律,根植于心。

背后的巨幕背景投影出亮光,披上了乐手们的肩背,听到又拔高了一阶的尖叫声,利维知道他们的旧照片幻灯片被播出来了。利维惊讶的是,那些年他们居然留下了这么多照片,而热衷偷拍他的居然不只有埃尔温。

“你们就这么爱我吗。”——必须的呀。那些把他面无表情发呆、皱着眉艰难认谱、伸着舌头舔冰糕、歪在沙发里补眠、攥着麦闭眼K歌的黑历史当成宝贝的家人般的存在。

那时乐队是埃尔温组的,他写词米克作曲,韩吉一副架子鼓打得出神入化,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押来当主音。刚认识那三人的时候,利维只觉自己业余得多余,他们讨论的是节拍和弦音成关系,他听得一愣一愣,只得默默在旁边继续学认谱,谁知最后只有他成了pro。

最后的歌,致敬他们的最初。从前的得意之作,现在依然是。一曲终了,台下便开始叫安可。利维转身去看那些硕大的照片,二十岁的米克喜欢把半长的头发扎成一把毛茬,韩吉用Hello Kitty的发圈绑马尾,埃尔温刚开始在头上抹发胶。至于永远站在中间的那个十几岁的自己,原来从那时起便已是一副被驯服的模样。其实并不讨厌,他撇着嘴轻轻地笑。

利维放下吉它,走向他的老搭档们。他向埃尔温伸手,埃尔温反手扳着他的肩,轻轻搂了他一下。与韩吉拥抱,汗水正顺着她的脖子淌,利维并不介意被她蹭了一脸。和米克站在一起时总会被他的鼻子嘲笑身高,这种让人火大的习惯就算现在他也没打算改,利维不爽地微微抬高手臂,米克握住那只S size但骨节漂亮的手,稍一用劲将利维拉进怀里,在小个子男人的错愕中把他打横抱起转了一小圈,再在歌迷的激叫声里把利维渡给了疾步上前的埃尔温,然后去抱韩吉,韩吉倒是大大方方地享受米克这个结实的公主抱,支在他的手臂弯里荡漾地叫。放开了韩吉,米克走向埃尔温。埃尔温才把利维放下地,见体格壮硕的米克贱死了地朝体格壮硕的他双臂大展,便掬了一脸纯良无害的big smile,顺便与利维齐刷刷地给他竖中指,台下顿时哄堂大笑,米克便嗤嗤笑着作罢。

挚友间的玩笑打闹无伤大雅,歌迷也乐得看偶像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是耳麦里有人喊话了:“安可啊!别忘了还有安可啊!”

“奈尔哟放松啦,老这么紧张兮兮的难怪早秃。”韩吉最喜欢开涮那位埃尔温高薪聘来的总监督,那是个做事谨慎到啰嗦的男人,指挥后台最合适不过。

“伴奏到位,伴舞到位,灯光音响各就各位,烟火舞美道具OK没有……喂利维你再不快点安可会差评的!”这边后台控制室是生怕一个纰漏出了差池,那边舞台上是四个人还在悠哉悠哉勾肩搭背搂成一圈,敢情再放盆瓜子就可以直接开茶话会了,导播室的奈尔简直要掀桌。

米克和韩吉的站位正好投下了一片阴影区,埃尔温心头一痒,把利维推进那个观众的视觉盲区,迅速地在他的嘴唇上点了一记。米克感觉被人撞了,退开一看是利维,埃尔温按着他后脑勺的手刚刚来得及拿开。米克顿时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从鼻子里喷出了一个哼,喂喂喂,奈尔脑溢血了也没关系吗。

“我等你。”埃尔温说。

“嗯。”利维勾起嘴角目送他站上升降机,慢慢沉了进去。然后他转身,迎着光,走到麦克风前。

 

——The Eternal Love Song, For You. 

 

[全文完]

 


丿

21 Jan 2014
 
评论(48)
 
热度(113)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