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2013兵长生贺][R18]“成年夜主动爬上床骑乘破处”

#利威尔1225生日快乐# #团兵倾情卖安利# 

写在前边的话:其实是想搞巨中paro的,但最后却搞起了巨中五年后的paro……这只不过是一般的师生paro吧喂!

总之,兵长生日快乐……(为什么生日快乐却是兵长被操得像小绵羊啊,我的碧池兵呢呢呢!)

那就,开始吧。

 

【荡妇30】之30——成年夜主动爬上床骑乘破处

“对了,利维,”便利店交班的时候,韩吉问,“晚上埃尔温老师那儿的party,要我等你一起去吗?”

利维今天的班接在韩吉的后边,他系紧上班用的围裙,仔仔细细地整理卷起到小臂上的袖管:“不用,我下班了自己过去。”

两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同一个社团的,直到高中毕业前后六年几次分班的来回折腾,他们竟也同班了大部分时间。后来大学又一起考到了首都的名校来,虽然专业不同,但也彼此照应得多,有酒一起喝,有工一起打,有妹子一起泡——最后一句总会让韩吉招来正中鼻梁的一记拳头。

埃尔温是他们原来的老师,带他们班的时间并不长,只当过半年班导师,不过他还身兼两人所在社团的顾问,因而也熟得跟亲人一般。大好青年一枚,却不好好找对象,整天一颗心扑在孩子们身上,对他来说一年中最重要的事大概就是邀请他们这些孩子到家里过平安夜了吧。

今年艾伦他们这一届的也都考到首都来了,离家求学后的第一个寒假,小毛孩子们窝在利维他们的学生公寓里问“前辈们几号回家我们一起吧”“要买些礼品回去才是”“不知道送埃尔温老师什么才好”,利维烦躁地揉着他那头因为课题论文和打工而没能一天一洗的头,说我今年不回去了,忙。

结果两天后收到了埃尔温的群发邮件,说他在首都找了份新工作,以后也将定居在此,请多关照blah blah blah,并热情洋溢地附上平安夜party invitation,和新家的路线图。

“今年是Potluckparty啊,利维你说要带点什么好呢?”韩吉问。

“店里卖剩的饭团就很好。”一边说着,小个子男人重重地关上衣柜的门,走出了更衣间。

 

话虽如此,晚上结束了打工的利维还是拐去商业街的人气甜品店取了前两天预订的手工轻乳酪蛋糕,奢侈地打了个车到老师那里。

埃尔温的新住处档次略让利维意外。记忆里他的这位老师虽有别于乡下中学教书匠的穷酸气,但也一直是清贫节俭地在教师集体宿舍里过着小日子。据说他在首都的房子还是买的,利维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在签购房协议时少看了一个0或者1。

门打开的瞬间几个拉炮朝着他一齐砰响,彩纸片飞了他一脸。埃尔温迎了上来给了利维一个大大的拥抱,“好久不见啦,利维。”他结结实实地拍了拍这个学生的肩背,“好像都没长高嘛,还变瘦了。”

利维一记肘击推开了大个子的老师,“废话,老子又不是生长期的小鬼。”然后把蛋糕塞给他,“Merry Christmas.”

Potluck的乐趣在于一人带一样料理,能尝尽众家美味,以及各领风骚的焦糊。利维来得晚,一桌子好吃的和不好吃的都已基本瓜分干净,不过大家还算有良心地为他象征性地每样留了一点。埃尔温做的土豆炖肉倒是温在灶上,当小鬼们开始切乳酪蛋糕时热腾腾地给利维盛了一碗。

埃尔温从酒柜拿了瓶红酒和几盏高脚杯给他那几年已成年了的孩子,引得喝果汁汽水的小鬼们不满地敲碗抗议(“我们早就会喝了,不差这一次啦老师。”)。埃尔温依次给米克、纳纳巴、韩吉、莫布里特倒上,到了利维面前,埃尔温毫不犹豫收回了酒,说,哎呀差点忘了利维君还差三个小时才到能喝酒的年纪呢。

埃尔温老师一直很喜欢戏弄起利维,也只有埃尔温老师,才能让牙尖嘴利的利维全无还嘴之力。“明天再和你好好喝一杯。”老师的大手覆盖着他头顶的发旋揉了揉,叉着发丝顺下去时有意无意的手指碰着他热乎乎的耳垂。

家庭式Party无非就是吃吃喝喝吹牛扯蛋,原本整整齐齐的新居只剩一屋的杯盘狼藉,用过的纸巾和零食包装袋儿堆满了废纸桶,让利维不爽地眉头一跳,因为给埃尔温打扫战场的总是他的活计——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以前学校里那些突然变干净了的废弃教室哪个不是利维的杰作。

老妈子命。洗完了碗的利维一边擦手一边自嘲。

“不,是贤妻命。”埃尔温叉了块草莓,送到他最喜爱的学生嘴边上。利维瞪了他一眼叼走,鼓着腮帮子嚼嚼嚼。样子太可爱了,埃尔温不禁伸出在他脸皮上刮搔。

“老师,”利维快乐眯起眼来,说,“你猥亵未成年人哦。”

埃尔温抬眼瞄墙上的挂钟:“那你只有十分钟可以提起诉讼了。”说着,扳起对方的下巴,对准了那张小小的嘴印了上去。

 

那是一记开启欲望之闸的信号弹。利维只剩七分钟可以受未成年人保护法庇佑了,但他正在推搡中把自己放倒在埃尔温卧室的床上。

双人床。丝缎被面触着他发热的后颈皮肤,顺着脊梁往下一阵寒凉。他抗议着,搂紧了埃尔温朝旁滚了一圈,坐直了起来,满意地看着那人一头金发被捋得凌乱。

“别动。”他命令身下的大个子,“今晚让你见识见识你利维大爷的本事。”

埃尔温才不要告诉利维,一边说着耍流氓的话一边怕冷地把两只脚都缩进他的腿底下取暖是有多可爱。趁着他的小宝贝专心解他衣扣的时候,埃尔温曲起右腿,穿着棉袜的大脚去够利维光裸的脚心,不怀好意地蹭动,痒得那小脚想躲,但被埃尔温的长腿勾住按下不得动弹。

利维在他胸口肉上不客气的一记掐。“老实点!”他警告道。

埃尔温吃痛着,支身坐了起来,壮阔的上身瞬间凑近了利维的脸。他低头舔着他的耳廓:“好孩子,还是让我教你怎么做爱吧?”

“就你?”利维就算脸红了也不肯嘴上示弱,“真不好意思,那位因为我未满20岁从来不肯插入的老古董是谁哦。”

然后他被沿着背脊来回抚摸着椎梁的那只大手滑到下端打了一下屁股,然后那只手便再也没离开他,贴着他小巧的臀形,隔着牛仔裤的布料,在股缝里个私密的后门口揉搓起来。

这种隔靴搔痒的恶意挑逗真的非常地恶劣,非常地埃尔温。道貌岸然的圣人嘴脸下一肚子黑水。利维不甘示弱,挺着他的胯下,贴着埃尔温的腹肌一阵或急或缓的擦蹭。他两只手搂紧了老师,脑袋架在埃尔温肩膀上,嗅着他金色发梢里淡淡的古龙水余香。“老师,”他说,“你有没有准备润滑剂啊?你的那个那么大,我、我怕我吃不下哦。”

突然换用乖巧的女性用语,让一向走不良路线的利维淫荡值爆表,埃尔温差点要射在裤子里了。“乖,别怕,叔叔不会弄疼你的,来,先把裤子脱了。”他一边玩心大发,一边暗自思忖什么时候要去突击检查一下这宝贝的电脑硬盘了。

 

不多废话,两人扒光的衣裤甩了一地,利维的器官已昂扬抬头。他是那么年轻,刚刚20岁,莽撞和冲动是他的特权。他仰着头去亲长他十岁的爱人。这是他们相爱的第五年,但利维依然冲动得像头初发情的小马,他索求着他的吻,毫无章法的侵犯他的眉眼、鼻翼、口腔,只光是碰他的爱人,以及被爱人所触碰,他就兴奋得不能自已。

“埃尔温……埃尔温……该死的!”利维的心脏跳得飞快,热浪一阵阵地往下腹涌着。

“好孩子,忍一下。”埃尔温却不允许他这么快射出来。他边说边将利维放平,将他的一条腿抬起架上肩头。随后一阵清凉的液体让利维全身刺激得一颤。埃尔温的手指借着比体温低的油剂的滋润,慢慢地伸进了利维的后边——不再是以往象征似的在边上打转,而是进入了。

“我操……”利维不禁爆了粗口。这是埃尔温第一次要了他的后面。当然他也不是清纯得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和生理性别女的韩吉一起分看的gay porn里从来不少这么一段,也是他和埃尔温交往的五个年头里从来没有的一段。“等你二十岁之后,我会和你做到完。”埃尔温是这么许诺他的,而现在他也正在这样兑现他的许诺。

第二根手指在利维想东想西的时候也进去了。“还好吗,利维?”埃尔温一边问一边把手指稍稍地退了出来,“现在就射出来就太逊了哦。”然后在那孩子皱着眉哼道“还可以”的时候,再偷偷地加进第三根手指。

利维只有靠着抓紧身下的床单来抑止太过密集的感觉。那是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不知要怎样去命名。埃尔温的手指在他的身体里与条件反射着收缩的肠壁反向扩张,一边在他的小腿肚子上吻着安抚他的紧张。

“啊啊……”从嗓子里忍不住的嘤咛连他自己都诧异得不行,利维伸手捂住了嘴。埃尔温甚是得意,“是这儿吗?”他问,但手指毫不犹豫地在那个地方逡巡。

“埃尔温我操你大爷!”阵阵热浪在下腹翻滚,偏偏释放的铃口被埃尔温的另一只手按住,利维急得口不择言了起来。埃尔温闻之,不禁笑出声来,刚才他那个豪情万丈的“你利维大爷”不正在被操弄得快哭出来了么。

埃尔温退出手指时利维脑子有着片刻的虚空。“利维,”他听到托着他的腰的埃尔温说,“深呼吸,放松。”他闻言照做,没等一口气呼完,后庭处的虚空立马被埃尔温的庞大填装。

“埃尔温你……”利维一口气没憋住,刺激太过强烈,让他直接射了出去。十连发的“我操”都不够问候他亲爱的埃尔温了。

利维射完的那阵脱力倒是让他的后边放轻了不少,埃尔温的器官借着润滑的助力,总算能够比较顺利地进出抽插。利维的腰下悬空着,埃尔温想给他垫个枕头但是又离得太远拿不到,于是他拉起那孩子瘫软的身子,让他岔分开两条腿坐在他的身上。

重力的作用上埃尔温的器官没入了利维更深的地方。利维咬紧着牙搂紧了爱人,头埋在他的肩窝里。他努力适应着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努力地咬着理智的边缘,他甚至都没发现埃尔温顺着他后背游走抚慰的手劲有多温柔。

他渐渐缓过了气来,埃尔温扶稳了他的腰肢,托住他精瘦的身子,从下方开始顶他。缓慢而不失力道,每一下都引得怀抱里的人轻哼。埃尔温的肩头和后背阵阵疼,那是利维被陌生的性爱所侵犯时的无助的抓挠。“有这么难受吗,利维君?”埃尔温侧过脸低声在他耳朵边上问,开始加快了动作。

促不及防的进攻在利维体内的敏感区域上上下下,埃尔温低哑的声线和伸出来舔舐他肌肤的舌尖更是挑逗得不行的助攻。利维昂起了头,直着手臂撑着埃尔温的胸膛,终于放弃了一味的隐忍,从深喉里释放出快意的呻吟。

“啊……埃尔温……啊……慢点……啊……快……”

到底是要慢还是要快啊。埃尔温暗笑着,擎住了利维的脸狠狠地亲,双唇,下颌,喉结,锁骨,一路啃咬,像要咬下肉来吃进肚里一般毫不吝啬牙口的力道,利维色气的呻吟里顿时掺入了吃痛的嗷叫,后庭把埃尔温的阳刚夹得更紧。

这下便是埃尔温疼得直皱眉。利维人长得小但力气可大,掰手腕能跟一米九的米克旗鼓相当。埃尔温作了一下死差点被夹断了老二,心里暗骂了一句该死的,停住了动作。

但利维却忘情地动着,“不要停,埃尔温……”他自己蹭上前去,让埃尔温的硕大在他的体内顶撞。他是那么好看,一张脸被汗热蒸腾得粉嫩,身上开着点点莓红,深色的性器官不知何时又高高地抬起了头。利维自主的律动不似埃尔温的老成,更急,更躁,更欲求不满地。果然是他优秀的学生,一教就会,一学就通,小兽一般用本能在渴求。

“利维……就…这么舒服吗?”埃尔温只觉得被夹着的部位一阵比一阵胀疼,调戏的话语里不禁也漏出了焦灼,“你喜欢……被我这样弄吗?”他一条胳膊便圈紧了他的孩子,另一只手包住了那孩子年轻的欲望,摩挲,抚揉,拍捏,撸弄。

“埃尔温……深点……再深点……”利维沙哑地叫着,绷紧了全身肌肉,夹住埃尔温更加疯狂地摇动着腰肢。埃尔温不再说话,专心对付着利维的咄咄逼人,以及专心地施加着力道把利维逼得无处可逃。

不知道是谁先推倒了谁,他们四肢交缠着紧紧相拥滚在一起,吻,怎么都不够的吻,疯狂地落于彼此。来了,快来了。埃尔温好看的眉眼深深地绞起,重重在将席卷了他们的海涛推向一步步高潮。

“利维,一起……”埃尔温低低地吼道。

那一阵熟悉又陌生的欢愉将利维没了顶,他的脚尖绷直得几乎抽筋,下腹抽动着将淡奶色的浊液喷射在两人紧贴着的皮肤之间。埋没在身体里的器官也在剧烈地颤动,隔着一层安全套,也能感觉到那一摊黏稠的流滚。他软着身子,任埃尔温退了出来,拿浴巾裹了他湿嗒嗒的身子往浴室抱。

两个人都狼狈不堪,但是交换着亲吻的时候是快乐的。

“竟然没洗澡就做……”利维躺进热水里,有点懊恼地抱怨。

这也是他闭眼之前最后一句清醒话了。

 

【END】



25 Dec 2013
 
评论(15)
 
热度(164)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