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Paro]How I Met Your Father (9)

因怕感冒传染,哄小孩子埃尔温便暂不插手,他去厨房给刚醒的儿子烫奶瓶冲奶粉,而那边小孩也依然没怎么为难利维。小孩子的爱憎分明,喜欢不喜欢直接挂在面上,所以Ed是相当喜欢利维了。埃尔温相信孩子的判断是种小动物的本能,灵敏得可怕,准确得吓人。成年人本质的善或者恶,在他们面前就像是荷尔蒙状的散发,掩盖不住。

他远远地听见Ed的呢呢喃喃,利维声线清凉夹杂其中像是在与他对话,一大一小倒也处得愉快。埃尔温想起第一天Ed去公司的幼托室时的好一阵折腾,不禁感慨这才三个月呢,就变得稍稍懂事些了。小孩子的成长还真是了不起。

不过,这是不要爸爸也可以的吗?这样想来还有点失落呢。

埃尔温送牛奶进去,正好利维一脸困扰要找他:“……我不会换尿布。”那神情让埃尔温差点笑出声。正牌爸爸终于得意地扳回了些主动权,他三下五除二还了儿子小屁股的干爽,忍不住在儿子脸上偷亲了一记,引得远远站着的利维起了急:“喂,埃尔温!”

果然又被轰了出去。

 

之后利维就不用去纠结要不要回家的事了。埃尔温有工作要处理,又把Ed拜托给利维,便一头扎进了书房。

利维有点哭笑不得,交给他这差使是要有多信任他呀。但是埃尔温老子不是baby-sitter啊混蛋!老子白给你儿子当奶妈的啊!我们熟吗我们不熟吧史密斯先生!

再有下次,绝对得叫佩托拉来。嗯,佩托拉……没准还能撮合一下顺便解决这位大龄未婚女青年的婚嫁问题……佩托拉应该是喜欢男人的吧……

正胡乱想着,在地上走走爬爬的Ed拽着利维的裤腿站起身来。小孩脚劲不足,两只手紧紧抱着他的小腿,仰着头看他,一脸新奇(爸爸从来都是直接抱,所以他不知道会有人这么高大),见利维也看他,便开心地蹦了起来,不过他还不会蹦离地面,只是整个身子上下摇晃。

以为Ed又是在讨抱,利维弯腰将他捞进怀里,不过小孩并不遂意,在他手臂弯里不安分地挣扎了一通,又滑溜下地,走几步,摔一跤。摔了也不哭,愣愣地趴了一会儿,然后手脚并用扑腾扑腾地试着自己站起来,他的手比腿脚有力,撑着地勉强站住了,但上身刚直起来就又头重脚轻向后倾,差点儿又要跤个四脚朝天,利维伸手扶住,不然Ed可要像埃尔温在记录手册上写的那样,“像只小熊滚了一滚”。

利维于是陪着Ed练走路,他得配合小家伙的身高蹲下身挪动,没多久便觉背里都在出薄汗。Ed倒是好体力,看到面前的利维退远了,就向前冲来抓他,每每都要左脚绊着右脚摔进利维怀里,被人轻轻地掌了一屁股,“臭小子,还不会走就想跑,嗯?”

走累了就看动画,虽然埃尔温更赞成读故事书,但是利维实在做不到把童书上的文字绘声绘色地读出声来。“看米老鼠还是维尼熊?”利维拿着DVD问Ed,“算了你自己就是小熊了还是看米老鼠吧,嗯?”

《迪士尼幻想曲》只有音乐和图影的变幻,Ed目不转睛,着实安静地坐住了。利维也坐定,靠着巨大的沙发靠枕舒腰。埃尔温的声音隐隐地从书房门后头传了出来,若有若无听不分明,因而夹杂其中的咳嗽声尤其刺耳。

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要点热开水,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加片鲜柠檬。不过这个念头只在利维脑子里闪现了一下便被压制打消。你丫职业病发作呢,这里埃尔温才是主人,那么大个人了能走能跑,缺什么让他自己去弄。

利维你又不是他的谁!

 

乐队开始奏起叮叮当当的《糖果仙子》时,埃尔温一边讲电话一边从书房里出来了,“……联系保险公司和家属……对,很好……”他急步拐进了卧室,完全无视了背后沙的发上一大一小两双追光灯似的眼睛。他去换了身衣裤,一条伤了的手臂让他穿西服很是费力,领带没法打了就用枚波洛扣代替。一脸胡茬来不及收拾,就抹了把脸,蘸着自来水捋了几下头发便要出门。

他对一脸不快的利维解释说,部门负责的一个项目出了点事故,手下正乱着他没法坐视不理。“对不起,我晚上会回来的。”埃尔温满脸的歉意。

利维心里边当然不乐意。埃尔温高烧刚退,最怕遇了风凉再次发作。他没好气地说,但愿你免疫力够好,不然明天就把你们父子俩全丢医院去。

“我会小心的。”埃尔温一面说着,一面在小Ed头顶亲了一下,“劳伦斯太太三点会来,请帮我提醒她采购的事。”

“哦。”

穿好鞋了要出门,埃尔温回头又看了一眼,抱臂站在身后的利维还是绷着脸。他不禁打趣道:“要我也亲你一下吗?”

回应他的是踹在小腿肚子上结实的一脚。

 

出事的是埃尔温手下的一个新人为主的团队,他们正独立负责着一笔不大不小的单子,眼看着马上就到交货时日了,物流运送的卡车却在高速上出了事故,损失了大约70%的商品。

埃尔温休假时期部门的运作暂由他的得力助理米克·扎卡利阿斯接管,不过这天米克被派去出席总公司的年会。没有了前辈的指挥,年轻人在与客户和保险公司交涉时又因慌乱而漏洞百出,被钻了空子。事故鉴定判定司机的行驶速度已达到了超速的临界,保险公司便在此大作文章,摆出了拒不理赔的态度。而客户那头也是一顿不友好的夹枪带棒,两边都是几近耍流氓的架势着实让刚从名牌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几个年轻职员头不已。

埃尔温半个小时后到达公司。与事故没关联的职员们本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忽见埃尔温现身,意外之余只有喊他一声“boss”然后乖乖闭嘴的份。文员迅速地为他安排出会议室,牵进电话线和网络线,挪了两台复印机和传真进去,咖啡茶水一应俱全,百页窗合上,给了他们处理事故的清静地儿。

“我算是知道Lena想给埃尔温生孩子的心情了。”自打埃尔温进门的一刻,所有人都被他这个衣冠楚楚却边幅未修的wild风冲击到,好久没有见到全社第一好男人的寂寞的年轻姑娘又有好几天话题可以聊了。

 

善后工作并不难,基本上按着程序来便可,需要的是谈判时的一点技巧和硬骨的气场。年轻的职员们在boss的指挥下印文件的印文件,传资料的传资料,写邮件的写邮件,埃尔温亲自与最不亲善的人物交锋,从从容容而不无理据,亲亲和和又不失魄力。

年轻人做事图快,只一味地向前直行,埃尔温却不,该急的时候急,该缓的时候缓。他可以笑意融融地说着“当然不,我们下次若是在法庭见面可不好呢”的同时致函律师拟诉状,也可以在看似没有任何进展的时候气定神闲地招呼大家喝下午茶。秘书处的几个女孩子见他们在歇,便给他们送零食送功能饮料,顺便围着埃尔温嘘寒问暖,史密斯先生辛苦了您嗓子都哑了我给你泡蜂蜜水吧,史密斯先生骨折还要多久能好啊石膏几时可以拆啊您什么时候回来上班啊大家好想Ed啊。天下无事的叽叽喳喳让另一头一颗心还悬着的新人组神烦,正在写报告书的副组长推了推眼镜,继续将键盘敲得噼哩啪啦响。

埃尔温一切换到休息模式就觉嗓子疼到冒烟,也不敢咳出来,就挂着微笑跟她们一个字两个字地冒,封闭的写字楼里空调打得极热,他一边在冒着热汗却隐隐地骨子里发着冷,额头两端突突地跳。“John,”他朝正在倒咖啡的棕色短发男青年扬了下喝空的马克杯,“不加糖,谢谢。”

其实他更想去楼梯间吸支烟——虽然有了Ed之后他就已经戒断了。

但邮件到达的提醒音断了埃尔温抽烟了念想,他召唤所有人各归各位,揉揉酸胀的眼头,要重新投入战斗了。

好在新邮件让大家都看到了危机解决的希望。

【TBC】

====================

字数超了,情节拖了,我去切腹……

埃尔温公司的事是我瞎扯的,我没有公司工作的经验,只得各种含糊含糊含糊……请温柔地拍我QAQ


19 Dec 2013
 
评论(22)
 
热度(80)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