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进击的巨人][团兵|Paro]How I Met Your Father (8)

唔……今天卡文了。先放上之前已经写好部分…

我分P只是按字数来,所以,对不起埃尔温这一病就病了好几个P去了。

==============================

[8]

药物的作用让埃尔温睡着了一阵,这一觉忽而浅忽而深,他就在一个连着一个的梦境里乱蹦。额头上全是捂出来的汗,背上也是,糊了一身不舒服。他把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想抻个懒腰,抬手碰到了放在枕边的一盒纸巾。这东西平时并不放在这儿,利维不知什么时候把它拿到了他可以轻易拿到的近处,除了这个,床头柜上还摆着条干毛巾,可供随时使用的架式。

埃尔温看了下钟,离他睡下已过去了两三个小时。他支起耳朵听卧室外的动静,没有一点声响。别是儿子被拐跑了吧,他苦笑着坐了起来,发烧和昏睡让他头重脚轻。不过想归想,他却一点也没有焦急之态,从从容容地拿毛巾擦干一身汗,慢腾腾地从衣柜取了干净的衣裤替换,没有忘记把厚实的外套也穿上。

其实说起来和利维根本算不上熟,但埃尔温直觉那个人很可靠,这种毫无根据的结论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埃尔温总能轻易地忆起利维泡制一杯咖啡的整个过程,踮着脚仰起头取下装咖啡豆的铁罐啊,速率均匀地推动磨豆机的手柄啊,提着细口壶往滤纸杯里注水或者是烫杯啊,装盘前看似无心地擦干净杯外的水珠……每当有人在公司茶水间里咣啷咣啷地搅着3合1速溶时,埃尔温就会想到那个生意清闲到可以拿腔拿调地优雅的街角咖啡店主人,那张并不友善的侧脸。

平常这个时间,Ed应该已经在睡午觉了。

午后的儿童房里暖洋洋的,地板上铺了柔软厚实又干净的羊毛地毯。喂过食之后Ed会自己在房间里玩,还不太会走路的他在那里可以站,可以坐,可以滚,可以爬,摔得四仰八叉也不怕。

埃尔温推开儿童房的门,便看到利维盘着腿靠坐在落地窗边翻着什么东西看(哦,Ed的生活记录手册)。而Ed则蜷着条小毯子,像小猫一样窝在他身边睡得正香。

见埃尔温起来走动了,利维有点不高兴,他压低了声音用口形质问道,“怎么不叫我?”想站起来,但盘坐时间长了腿麻得厉害,一时使不上劲,挣扎了几下没能如愿,怕吵醒了Ed只好放弃动静,尴尬地坐在原地。

“我觉得好多了。”埃尔温声音沙哑着,边说边走近了来,在他旁边坐下,揉了一把儿子毛绒绒的小脑袋,深睡中的小孩只瓮了瓮小小的鼻翼。

“对不起,我回过神时他已经这么睡过去了。”利维解释说,他想过把Ed抱到床上,但担心小孩被弄醒了要哭闹。想想早上这小子的嘹亮嗓门,他一哭埃尔温也别想安静躺着了。

“没事,Ed经常这样玩到自己睡着。”埃尔温微笑,接着问道,“他还算听话?”

“啊,不太费事。”利维看向Ed,“还不赖。”

那当然。埃尔温毫不掩饰他的得意,利维轻轻地啧了一声翻了个白眼给这个傻爸爸。

“喂,过来。”片刻后,他示意埃尔温往前靠,自己伸出一只手,探向那人的脑门,五指插进那头金发里,发根处还湿着,不过烧热是真的退了许多。“把汗擦干点啊。想再烧一次吗。”他说。

“不会的。”那个乐天的爸爸一边说一边熟练地把Ed从地上捞起,放进小木床中。Ed舒服地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他的熟悉睡。埃尔温仔细地帮Ed掖好被子,然后对利维说:“麻烦了你这么大半天了,该请你好好吃顿饭才是。”

“以后吧,我刚才吃过了。”利维腿终于血流通畅得站得起来了。

我说的就是以后啊。埃尔温正想着,利维开始将他往外赶:

“给你熬了粥。先去吃掉,然后吃药。”

 

埃尔温就着酸黄瓜热热地喝了两大碗白米粥,舌头还迟钝着,吃什么都没味,胃肠倒是先被熨得舒坦。利维给他倒好药片和开水,拿过碗想洗,被埃尔温拦下:“放着就好,下午劳伦斯太太来了会弄。”利维想想如果自己再坚持就反客为主,不太妥当,于是将用过的餐具全放在水池里泡着,只是洁癖的老毛病让他十分介意。

埃尔温服了药之后并不想再去床上躺了,便打开了电视。

“有没有想看的?”埃尔温向利维递过遥控器。

“我没这习惯。”利维说。

也是,平常的这个时候他的店正在营业呢。不过埃尔温也鲜少白日窝在家中看电视的机会,这下也没了主意,只得掐着遥控一阵换台,换来换去不是电视购物的大分贝广告就是五集连播的主妇剧场。

最后停在纪实频道看非洲大草原的狮子抓羚羊。两人分坐在沙发两端,一时无话。埃尔温嗓子的炎症未消,时不时疼痒得咳出声来,他一咳利维就侧过头来看他,欲言又止的。埃尔温回视过去,被利维撇开,转了回去盯着电视,两边都心不在焉。

就这几眼也足够埃尔温把利维打量仔细。他歪靠着扶手,撑着条胳臂托着脸,卷起了衬衫袖子露出骨感分明的手腕和一截小臂肌肉——形状结实饱满,和他一向给人的慵懒印象相去甚远。因而埃尔温不禁往他腰背上多看了两眼,嗯,确实不只是单纯的瘦。这时利维又转过脸看他了,一脸不快,埃尔温自知失礼,忙收回眼调弄几下电视音量掩饰。

利维让埃尔温的几眼看得坐立不安,整个心思都在对方身上,那些意味不明的扫射他一个也没错过,这可比电视里鳄鱼咬死小狒狒更心惊肉跳。他暗忖着埃尔温莫不是在暗示他应该回去了?也是,他确实也没有理由继续赖着不走。

留下药,让他按时吃,再感觉不对还是直接上医院吧。别和Ed接近,传染了小孩就更麻烦了。使劲地喝水吧。实在腾不出手还是再请个人来看护吧。佩托拉挺伶俐的不知道会不会照看小孩。不过是Ed的话谁都没问题的吧……利维满肚子的说辞完美无破绽,可他想不出到底要从哪句挑起话头。

皱眉。

真的要走,吗。

那就快走,吧。

实在太尴尬,了。

说点什么,吧。

谁来,说点,什么,吧。

 

这时Ed从房间里传来的嘤哭声在就和天堂的赞歌一般可爱。

 

【TBC】

12 Dec 2013
 
评论(11)
 
热度(90)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