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团兵|现代paro]How I Met Your Father (6)

[6]

埃尔温半个月前出了点意外摔折了右胳膊,让他原本井井有条的生活节奏大乱。Super papa现在给自己好好洗把脸都困难,更何况还要边工作带孩子。他那位姓陶德的老板倒是十分爽快地批了他的假,充分地给予了人道主义关怀——如果不算上他还要在家收邮件开视频会议以及偶尔地接见一下将文件送上门让他签字的下属的话。

出于对“新好男人超级爸爸埃尔温不上班时什么样子”的好奇,送文件这种跑腿活总是很受女性员工的欢迎。据说第一次见到埃尔温胡子拉茬发型凌乱的企划室小姑娘还没出他家公寓电梯就热情洋溢地在facebook上发表状态“史密斯先生请让我为你生孩子!!!!”——被同僚轮成了狗,评论大多是揶揄告白要当面告白要亲口,然后顺手@给了埃尔温。被几十条消息提醒轮番轰炸的埃尔温在后边温温润润地打上“谢谢”两字带个句号,四两拨千斤。

不过最让埃尔温烦恼的是,本来他独自一个可以把儿子照顾得妥妥贴贴外加家事打理得井井有条(毕竟只是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生活),受伤之后就不得不请钟点工上门服务,帮忙打扫洗衣做饭,好让他专心对付小宝贝。

临时请的家政妇按小时收费,和他这个新主顾算不上交情深,偶尔会跟这家犯点迷糊,比如今天她就华丽丽地将埃尔温交待的生活用品采购忘得一干二净。埃尔温寻思这芝麻点儿大的事,也就没在意。不料回头一看,儿子的尿不湿已经用完。别的东西可以凑合对付一晚上,只有这一件绝对不能忍,无奈这位高富帅的奶爸刚搬到这个城市不算久,并没有交往到一个亲近到可以帮他买尿布的朋友(虽然他的女同事们会很乐意),只得早早地把宝贝哄睡了,一个人奔超市来。

“所以千万不要去儿童福利局告发我,把8个月大的小孩独自留在家中什么的。”埃尔温跟利维开着玩笑。他们刚在超市里各自用十分钟解决了需要,结账出来发现是顺路,便边往回走边聊。

(以及利维不会承认他今晚的心情好得要命。)

“那,你妻子呢?”利维装似若无其事地一提。

“去世了。”埃尔温的回答没有太大波澜,和他过去的所有回答一样风平浪静。不是他不愿意去悲伤,而是悲伤也无济于事了,所以他选择怀揣平常心向前看。

“……对不起。”歉意顿时雾了利维一身。

“没事。”埃尔温只是淡淡,“不过偶尔还是会难过,她出事那天早晨,我们还在讨论要给Ed生弟弟妹妹呢。”

这本是个可以顺着话茬往下接的主题,但利维没有,他不想听这个男人曾经过得多美满。徒增伤感罢了,他,还有他。

暗夜的路灯落了满地的昏昏黄,漫了埃尔温一身绒绒软软。利维只肖一看,一颗心便酥酥麻地悸,悸得舍不得挪眼。他暗叫麻烦大了,简直就要乱了阵脚。他从来都是看对眼了脱裤子直接上的勇者,却不想年过三十了才撞上了一把纯情,对象还是个左手拎着装满了纸尿裤的超大号超市塑料袋的大叔。

这把纯情偏偏耍得笨拙得要命,笨拙得利维不服气。一见钟情的往往是错觉能持续一辈子的爱情,但常识和经验值让他骄傲地否定了这个定理。这可恶的一见钟情,就放置不理吧,反正很快就会过去。

要是过不去,就到医院做个心脏检查好了。利维嘲笑自己。

他先到,埃尔温在门前与他道别,“手好了之后,我再带Ed来玩。”

利维用“哦”当作了回答。心想,你还是不要来了。

其实他可高兴。

 

这个城市的冬天将黑夜拉长,利维醒来的时候,四周还是暗得如同午夜。他的洗手间还用着老式的白炽灯,看似行将就木的钨丝愣是坚挺不断。他就着一室暗黄洗漱刮胡,站在花洒下冲掉一身床气。

佩托拉九点来了之后才算营业,在这之前他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让他在厨房里玩。对,玩儿。榨汁机的马达嗡嗡地低鸣,打出了果蔬的汁液准备做上色剂使用。利维皱着眉,盯着榨出来的芹菜汁瞧,不是很满意成品的色泽。

这时店里的固定电话铃铃铃地响了。那是部老爷车一般的古董机,响起来有如上了发条的闹钟,声音大得吓人一跳。

上一次把它弄响的还是埃尔温。

利维纳闷地看了下表,七点二十,天刚亮透,户外的麻雀因为鲜少人车的打扰而自顾自地聒躁。

“喂?”

“啊,你好,是我。”

利维的眉间下意识地往中间缩了几分,“谁?”

“利、利维,”对方的鼻音超级严重,沙哑着嗓子听着怪可怜,“是我,埃尔温。”

那位总是利维先生长利维先生短的绅士昨晚上终于在称呼上改口,让彼此以first name相称。绅士在十小时前才与他愉快地聊过天,现在却好像不太乐观。

“不好意思,病得有点重……刚搬来没多久,气候不太适应……正在发烧,39度半……过会儿去医院看看吧……不过我不能让Ed跟着……你可有认识的baby-sitter能帮我照看一下他?……不不,我的家政妇每天只来午后两小时,而且我不放心她……”

Baby-sitter吗,利维在心中默默望天,他一个混迹gay圈的男人,又不是相夫教子的主妇,怎会认识带小孩的专业人士?他很坦率地把后半句讲给埃尔温听,对方以“果然是这样啊”的无奈苦笑着说着那真是打扰了,我再想想办法吧。

“喂,等下,埃尔温,”利维在电话被挂掉之前叫住了那边的人。他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心虚而冒险的双重快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捏紧了听筒。他说:“你,信得过我?”

“嗯,为什么不。”虽不明所以,埃尔温却也回答得很老实,“怎么,你来?”

埃尔温一定在想像他抱着小孩一脸困扰的样子。利维都听出了那边的人在偷笑。他哼了一声,拿出恶狠狠的语气,说:“对,我去,去看你!”埃尔温“啊?”了一下不知其解,利维补充道:“我老家开诊所的,普通发烧感冒我行。”

那边埃尔温则是深感得救了似的轻松了一口气,一句“谢谢你,利维”讲得都快抽光了劲,听得他可烦躁。

他报给埃尔温一串数字:“我的手机号,你把地址发过来。”

【TBC】

兵长说话时的用语琢磨了很久,我觉得他是个用词利落的人,所以改了很多次对话,希望在模仿兵长口气的时候,也把意思准确传达到。

如果没有,那也是他的错了XDDD


25 Nov 2013
 
评论(13)
 
热度(98)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