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How I Met Your Father (4)

[4]

系着红色三角巾的服务生来给他们添水,利维的薄荷绿茶重新在热水里沉浮。艾伦一直在滔滔不绝,放久了的柠檬红茶已经凉得可以一口闷。他是个口才特别麻溜的家伙,人缘好,胆子大,眼界宽,谈资多,利维一年一次回老家时,只要听他侃一个小时,一整年落下的情报便能全补回来。艾伦打着饱嗝,顺过了气,刚要重新张嘴,手机却响了,他一看来电,立马变得兴致缺缺,无奈搪塞不得,只得到外头安静地儿慢慢讲。

只剩三笠和他大眼瞪小眼。整个晚上三笠除了附和艾伦的“嗯“,“对”,“是这样”,没有别的发言。那件事之后,他们再没正常地对话过。她毫不掩饰对利维的敌意,所以目中无他起来也大大方方。

 

“快毕业了吧。”

艾伦这个电话比便秘蹲坑还费时,这边厢沉默得太久气氛越发微妙,于是利维决定重拾前辈的姿态没话找话。

“嗯。”三笠甩出一个终止对话的单音。

“……”利维抿了口茶水掩饰他踢到了铁板的尴尬。

也不怪三笠太能记仇,毕竟人家青梅竹马,从小就是默认要结婚的关系,突然来个人企图横插一脚,换谁都不会开心。利维向来鄙视横刀夺爱,却差点成了自己最鄙视的人。艾伦的童贞总算不是毁在自己的手里,偶尔想起这茬,利维还是会暗搓搓地感谢三笠当年的及时现身。

望了一下玻璃墙外,还在那里接电话的艾伦不放心地朝这边强望,生怕他们两个打起来似的。一如既往的傻样,让利维不由得哼笑出来。

三笠暴躁地挑了下眉。

“前辈,”她说,“你喜欢过艾伦吗?”

“嗯?”利维心惊肉跳了一下。他不是没见过场面的人,但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在三笠这丫头跟前就心虚得矮了三分——论身高确实也比她矮。

“艾伦很崇拜你,非常地崇拜。我想,再这样下去,他离爱你也不远了。”

利维假咳了一下。他并不是没察觉。性向这东西其实挺没原则的,比如艾伦,将他踹到那边去也就差利维临门一脚了。幸亏三笠一直死守门前。

三笠接着说:“刚上大学的时候,有个男生很喜欢我,还因为吃艾伦的醋跟他不和了很久。不过他们后来也成了朋友。去年他和人出柜了。别误会,我并不是在遗憾什么,只是因此第一次知道,变成homo原来可以像是打开个开关,时机正确对象刚好,就能顺理成章。”

其实就像男人和女人的恋爱。利维跟在后头补了一句。

三笠半垂着双眼,躲在齐海后头神色看得不清明:“所以我想想总是后怕。艾伦到现在一直相信那天晚上跟他接吻的是我,我也利用了这个让他把我当恋人看待——是爱着他的女人,而不是陪他长大的姐姐。”

很好,你做得对。

……怎么,觉得不甘心?

三笠咬着唇没有接话,片刻之后,她重了之前的话题:“你喜欢艾伦吗?”

她直视的目光让利维发毛,虽然他的“不”字就在嗓子眼里了,直觉却告诉他,这么回答的下场不一定会好。

可是他若不明确表示,正在延长的无言以对只会让三笠的解读一路狂奔到月球。“三笠,”利维表出(自认为)最诚实的表情,“我真的,那天真的喝多了。”

三笠的脸色果然更加不好看了:“所以我最恨你们homo了。明明不喜欢,随便发个情却能毁了别人的人生。”

利维眯起了眼,“这又不是homo才有的事,别地图炮。而且,我,没有做。”

“差点儿。”

“……”

“你,差点儿,就得手了。”

 

利维蓦地伸出手,扣住三笠的肩将她扳向自己,拗出的姿势在旁人看来非常暧昧,却不容得手里的人挣脱。

“我最后说一遍,”他压低了嗓门,威慑力十足地,“那天是个失误,我道歉。我是个gay,但我决不碰有了伴的,包括同性的伴和异性的伴,你给我记着,如果哪天见我再犯,你大可以再来掀了我。你喜欢艾伦,不代表天下人都要爱他——反正我不会想着他的脸就勃起。还有,给你提个醒,要守住你的艾伦,就快点把那事当个屁,放掉就过去,否则保不定你哪天说梦话就说漏了嘴。以及,好好地提高一下你的吻技,超不过我至少也要跟我持平,省得一辈子都要拿醉酒搪塞。”

他适时放开了手里的力道,三笠坐了回去,先是惊得怔忡而后恼怒得嘴唇颤抖。还未想到说辞还击,利维再度伸过手来,拿了张餐巾纸擦拭起她一边浸到了茶水的发梢,说:“艾伦来了。”

艾伦一回来就见两人已冰消雪融之势,大为喜悦,好似老妈和媳妇关系合美,不禁在心里竖个拇指。“你们在聊什么呢?”他坐了下来,快乐地问。

利维收回了手,皱了皱眉,一脸不耐烦:“没什么。”

三笠转向艾伦,笑得淡淡的,说:“在聊前辈喜欢的人哦。”

利维心中咯噔一声,what the f*ck差点脱口而出。

——还是捏死三笠吧。他想。

【TBC】


终于把支线剧情结束了=x=

其实三笠欺负兵长我还能再写五千字【才不会

09 Nov 2013
 
评论(17)
 
热度(69)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