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20131018 【团兵】

响应honey的号召,试写个千字短文练练手。

 
 

梗来自honey的美味团兵图 ---> http://iikkii.lofter.com/post/24fd44_a1761c 在人家那边淫了句诗于是就脑洞开了…… JUST 想写小两口在出墙前偷得浮生半日(半夜?)闲躲在仓库里调情赏花晒月亮顺便做点黄黄的事[真的没写出来哦不要打我]

 
 

======================

 
 

兵团的旧本部原是座格局考究的城堡,是某位爵爷的遗产。贵族一向喜往人少树多曲里拐弯的大自然深处盖房,就算被圈在了墙内,依然要把这种矫情发挥到极致。

 
 

五月的罗塞墙东部卡拉内斯区正是春意最盛之时,埃尔温率大队人马进驻旧部,一路上的空气中弥漫着花的香气,草丛里的,树梢上的。可惜没人有那闲情逸致去欣赏。

 
 

春天刚回到罗塞之墙的时候,特罗斯特区被超大型巨人踹了个洞,夺回战牺牲了无数新老士兵,接下来的一个月,征兵、特训、作战讨论,紧锣密鼓了一个月,回过神来,夜晚的风已不再刺骨。

 
 

 

 
 

这是第五十七次壁外的前夜,埃尔温和每一次出壁前一样,迅速又简短地做了最后的检查,便早早地离了团长室。兵士们的营房已熄灭灯火,按着命令所有人都已就寝。

 
 

埃尔温去利维的房间时扑了个空。不过找到他并没费太多工夫。

 
 

旧部二楼几个朝南的房间,原是爵爷家的卧房,不过现在也只是杂乱地堆放着老旧的家具,褪色的油画,缺角的瓷器,或者干脆放着调查兵团的军需物资。利维的半副皮带挂在其中一间的黄铜把手上。

 
 

——一眼就判定皮带所属何人,不是因为埃尔温眼聪目慧,纯粹是因为兵团上下敢把对这副家伙满不在乎的几人里边,只有一个是穿小号的。

 
 

屋里没点灯,利维背着门盘腿坐在屋里的一张梨花木大桌上。身前有一窗巨大的窗,月的光斜斜地落了满室皎白。

 
 

“你应该去睡了。”埃尔温取下的皮带坠着置于腰背部的铁制垫片,悬空晃动着叮当作响。

 
 

利维托着脸颊的手臂置于膝上,斜了来人一眼,“屁,少口是心非,你说该来给我操了我还信点。”

 
 

“今晚我并不想。”

 
 

“你若不想,怎么会找到这里?”

 
“因为你没在房里。” 


“你去我房间不就是为了找我做?” 
 

“……我只是……”埃尔温想辩白,但所谓越描越黑,于是作罢,改问道:“那我要没找着你,你要整夜在这里晒月亮吗,我的兵长。”

 
 

利维舒开手脚,换了个姿势靠进来人的胸膛里:“不,我会爬进你的被窝闹醒你,团长大人。”

 
 

埃尔温展开双臂把矮小的男人圈进怀中,低头吻他的发顶。怀里的男人没有平素利落的着装,皮带卸掉了,外套脱掉了,领巾扯掉了,衬衣下摆从裤腰里抽出来,宽宽松松地搭在胯间。他的身上有肥皂与水的洁净味道。

 
 

利维仰起头,反手抱着埃尔温的头,拉着他与自己接吻。“大叔臭……”他在埃尔温的啄食中喃喃,“浑身臭的还敢跑来操我……”

 
 

埃尔温捧着他的脸稍微拉开,眼里含着一波的笑意:“所以是你自作多情,我本无此意。”

 
 

=========================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其实我的脑洞是滑到了两人互咬的地方了,但我就是不想写了,哼唧!

19 Oct 2013
 
评论(8)
 
热度(26)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