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长生贺|团兵】How I Met Your Father (1)

注意事项:


1)从标题也可看出,此乃现代paro的傻白甜风格,团已不是那个团,兵也不是那个兵,OOC甚重,看文请谨慎。


2)埃尔温·史密斯是单身奶爸一枚(注意),儿子是亲儿子(要注意)。利维是个纯·基,并且曾经很碧池(要非常注意),以及曾经利艾未遂(要特别注意)。 


3)其实此梗源于哔仔太太之前所画的一张奶爸团长的图(http://weibo.com/2002627877/AaYcSBK5T


4)这货已经不写同人文好多年了,而且本来也只是写BG出身,所以BL什么的,我尽力就是。


 5)以及,这货的坑品一向很差,码文龟速得不行,虽然现在手里有点存货,但也会一周放一点地坑爹。因为天天和honey脑补过度,小短梗已被挖成了天坑……预感利维生日前完结@@


 如果看完上边的提示你还对这文抱有希望,那就欢迎来与我战个痛(嗷呜~~~)以上公告我只发一遍,我只发一遍,只发一遍。嗯。


 
 ===========================


  


起初只是为了给走累的双脚一个片刻的歇息吧,带着秋日午后的金色阳光,埃尔温推门走进了利维的咖啡店。店门后的风铃叮当作响,佩托拉爽朗地招呼道“欢迎光临”,吧台后边慢条斯理地磨着咖啡豆的利维抬眼,目光跟着那个低声向佩托拉询问能否找个靠窗座位的高大男人,在他的女招待完成点单之前已将来人细细打量了一番。


 平时坐四个女孩子刚刚好的四人座让人高马大的埃尔温一人独占竟也不违和,包裹着手臂腿脚紧实肌肉的棉布Tee牛仔裤的普通装束与每一个在周末出来闲逛的市民无异,但一头七三开的金发倒也梳得一丝不乱。高鼻薄唇,俊眉深眶,耳垂下巴脖颈的弧度尽是古希腊式的优雅,叫利维不由得幻想,若能一路咬噬过去,在那具肉体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迹时会有多性感。


 可惜也只能想想。就算利维没看到他左手无名指上的一轮圆环,也不会瞎到屏蔽了他斜挂在胸前的那只婴儿背袋,以及袋中露出的那个毛绒绒的小脑袋。


  不对已婚人士和异性恋出手,这是身为同性恋的街角咖啡店老板利维的原则。


 只是……那个人怎么看都是自己的菜啊,碰不了吃不到,着实让利维火大。他收回眼,轻轻地在牙缝里“啧”了一下。


 佩托拉一条手臂越过吧台,在他脸前打了个不怎么成功的响指:“店长,摩卡一杯。”


  


后来,埃尔温和他的孩子就成了这家咖啡馆的常客。周末他带着小baby散步经过了就总会拐进来,点杯咖啡或红茶,小坐片刻。有时他会得到一块赠吃的手作小饼干,形态蠢胖得让人发笑,味道倒是诚意十足。佩托拉解释说店长偶尔也会心血来潮做做甜点,饼干蛋糕冰淇淋,但往往虎头蛇尾,做到最后嫌麻烦了就不太讲究外形了。反正吃掉了总归变成一坨渣渣,这是利维一贯的持论。


 埃尔温远远地望了一眼吧台,店长先生背对着他们,忙着往咖啡机里注水,并未接收到他的感激。松脆的海苔曲奇一咬就止不住掉饼干渣,掉了怀里的宝贝儿一身。埃尔温抬手想拍掉,但一见店堂一尘不染的地面,便消了这个念头。据说店长是个极度洁癖的主儿,他要真那样做的话,大概会上本店黑名单的吧。


  


利维不但是个洁癖的主儿,还是个作息十分健康的主儿。别人的咖啡馆营业时间是中午11点到晚上12点半,他不。7:30 a.m.开店,5:30 p.m.关门,雷打不动。他就住在二楼,一年四季固定6点自然醒,不管前一夜他和谁在哪里销了魂,睡觉总归要回到自己的床上。


  淋浴洗漱,刮胡换衣,每天都是既定程序一样的速率。下楼大开门窗通风换气,神清气爽地给自己煮一杯espresso,做一份培根煎蛋烤土司,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凳,慢条斯理地吃起。像一个仪式,宣告一天的开始。


 然后他听到安静的早晨里有辆车停在了外头,还未来得及纳闷,一身笔挺西装的金发男人走了进来。正是那个埃尔温·史密斯,不带孩子的非奶爸ver,工作日模式全开。利维被他帅了一脸,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在暗暗骂holy shit这是要来让老子晨勃啊。


 “嗯……对不起我今天起晚了,来不及在家弄饭,那个,好像您的店里也卖早餐?”


 利维愣了一愣,然后依稀记得似乎好像曾经有把breakfast set放在菜单里,只是从来没人点过。


 “五分钟,可以吧。”利维抽了张纸抹抹嘴,跳下了高脚凳。埃尔温一句谢谢接连一句对不起麻烦了。然后转身出去从车里把孩子抱了下来。


 利维除了“……”也没有第二种表情了。


 他于是在忙碌的空隙里抬眼打量着这对父子,这么近的距离,小孩和他的父亲相似的相貌清晰无比,血缘和遗传真是可怕,将来也得是个帅得男女通吃的小混蛋了吧。


 小孩七八个月大的样子,软绵绵的在埃尔温的怀里乱动,扭了过来朝利维边伸手边嗯嗯呀呀地说着他的婴儿语,爸爸的手稳稳地托着他已经半飞出去的小身子,柔声道,Honey别闹,口水弄脏了桌子利维叔叔要生气的哦。


 卡布其诺倒进外卖杯,三明治包好装在纸袋里。埃尔温一只手艰难地摸出钱包说,不好意思请您自己拿一下钱吧。利维摸出了张纸币,然后把找零塞回去,默不作声帮他把早餐拿到车上。


 扣好安全带的时候埃尔温还在说着谢谢和麻烦了。利维吸了吸鼻子,略不耐烦地摆手,问,明天还是一样的可以吗。斜眼躲开埃尔温不解的表情,他说,我可以提前帮你准备,还有,一次性预订一个月的早餐打八五折。


 埃尔温笑了起来,因睡眠不足而长出来的小眼袋和鱼尾纹一下子变得十分明显。他说,好,谢谢你,利维先生。


  


TBC

13 Oct 2013
 
评论(22)
 
热度(126)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