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Yes, Love Wins! (奶爸文番外五)

Yes, Love Wins!

(How I Met Your Father: Part Finale)

 

时间会改变一切。

比如突然有一天,老花镜成了看报纸时伸手即得的日常用品。

比如不知哪一天,年幼的孩子已能一个跳跃轻松地抓住篮框。

比如发际线退后,法令纹深深嵌入鼻翼两侧,抬头纹和鱼尾纹都是笑容里抹不去的装点。

那爱呢?

爱消溶在了油盐酱醋里,消散在了洗衣拖地里,消隐在早出晚归里。

爱是红茶里多加的一勺糖,是两双手一同拉起的晾衣绳,是大门口一句“路上小心”的叮嘱。

时间改变了一切,包括爱。爱在岁月里发酵成了别的东西,不复当初,无华却又甘醇浓厚。

 

埃尔温满五十岁的那年年底,在这个国家争议多年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问题终于尘埃落定。新规法案正式生效的那天,彩虹旗漫天飘扬。LGBT人士走上街头举行庆祝游行,Edward和Angelina也在人群里。正在念大学二年级的他们刚从寒假前的final里解脱,不急着回家,就先纵身跳进了城市的狂欢。

家庭环境使然,Ed早在中学时代就参加了许多同性恋平权的大小活动里去,他的活跃也吸引了不少同性或者异性的追求者。利维在他小时候给的评价一点都没错,长大之后,这小子果然有着男女通吃的资本。

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历史进程中有他的一分努力和功劳,即使不是LGBT,Ed也庆得名正言顺。

可是与在市区街头欢跃的Ed形成对比的,是利维一贯的不苟言笑。站在吧台后,他表情仍然淡淡的,为到店的客人冲泡一杯杯咖啡。不过,他的咖啡店仿佛又回到了十六年前,他与埃尔温的婚礼前夕,往来不断的,是大家脱口而出的祝福。

只有祝福。不似当年,两个男人的交往是主妇太太们交头接耳的八卦,两个男人的婚姻是街头巷尾的奇闻。待时间静静地流淌,带走了岁月,也带走了身边人初时的好奇、冲击和隔阂。如今,无论散步还是蹓狗,剪草坪或者开party,史密斯一家都能与整个街区融在一起。

从今以后,隔阂在“我们”和“你们”之间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成了历史。

 

新闻里实时报道着越走越high的游行,盛况还会持续到日落之后,直至深夜的高潮,但Ed和Angelina下午就回来了。他们直奔利维的咖啡店,车刚停好,Angelina捧着一大束玫瑰抢先进门来了。

“恭喜你们!”Angelina一口亲在利维的脸颊上,快乐地说道。她是米克和纳纳巴的孩子,从小被大家“Nana, Nana”地叫着长大,也被史密斯家视为半个女儿在疼爱。而身高将近一米九的Ed一进门就被佩托拉的小女儿Peggy抓住了。“Eddie哥哥!Eddie哥哥!”小姑娘揽着他的大长腿要抱抱,无聊的小学生作业直接扔到脑后不理睬。

“虽然早就知道我那两个爸是天塌了也发型不乱的人,但你们这儿一点表示也没有的,反应也太冷淡了吧?”抱着Peggy坐上吧台椅,Ed撅着嘴向他的佩托拉姑姑投诉。他脸上还画着游行时的斑斓油彩,衣褶里杂带着庆典时抛洒的细碎纸片。

“有必要吗?”佩托拉给他的大男孩倒了杯热可可,“现在谁不知道你的爸爸们是只差国家认证的模范夫夫,走到哪闪到哪,比合法的都合法,还需要像你们这样花枝招展?”

那边Nana拉着利维看她手机里一路上拍的照片,叽叽咕咕的讲他们一路的趣事,利维虽然表情依然缺缺,却有着由骨子里散发的温柔,藏也藏不住。 

“所以你们还没和婚证所预约吗?”Nana问利维。他们办婚礼那年她还小,当时的事都快没印象了,这次她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跟去证婚的。

“怎么没有,”利维好气又好笑地说:“埃尔温昨晚上激动得睡不着,非要第一时间去申请,婚证所的网站都快瘫痪了。好不容易网上申请提交成功了,但现在约的人太多,要排队,能约到哪天还得等另行通知。”

“哇哦……”Nana一听不禁乍舌,同性婚姻的合法性终于得到了认可,会出现这样的火爆并不难预见,但是,听人这么一说,还是会觉得很夸张。“好吧,只希望到时候别排到我们下学期开学,我还想和Eddie去看现场呢。”

 

好在也没有等太久。埃尔温和利维正式登记的那天,离Nana返校还有一些时日。

早晨米克出门上班,捎了女儿一程,把她载到史密斯家去。车还没停稳Nana就解开了安全带,伸过头去亲了亲爸爸毛乎乎的脸庞,小鹿一般蹦下了米克的A6。

“简直了,”米克搭着车窗闷声哼笑,鼻息在冬天的冷冽空气里凝成淡淡白雾。他朝迎了出来的埃尔温揶揄自家女儿:“喏,这到底是谁要去扯证啊?”

约到了日子的埃尔温这天是让公司放了假的,一身居家打扮的他跟老同事寒暄时脸上的欢喜根本压抑不住。

“晚上和纳纳巴来店里聚啊。”末了他提醒米克道。喜事临门,不好好开party佩托拉可是不依的。

 

毫不意外,婚证所这几天是前所未有的热闹,停车场像圣诞节的大卖场一样,找个车位都难。不仅是要结婚的同性恋人们成双成对,更多的还有随他们同来见证历史一刻的亲朋好友,一大家子浩浩荡荡地结队前来的也不在少数。

安检,领号,填表,拍照。嘴里不停地道着“不好意思借过”的歉,一路艰难但开心地在向前行进。

佑大的证婚厅里自然也全都是人,加放了长椅也被坐得满满当当,四个人好不容易才在厅堂的角落里找了稍空的地方凑和着坐下。

在他们之前还有好几对,一脸麻木的公证官正要为一对女同主持婚礼,他清了清哑掉了的嗓子,向在场的众人宣读程序性条文:

“如果有人对这二人的婚姻持有异议,请大声提出,否则请保持肃静。”

盛装的两位新娘中比较T的那位嚷嚷道:“敢有异议的人我特么全给你捆了沉海里喂鱼!”奔放狂野得让人错觉下一秒就要一撩纱裙抽出一杆枪来。主持婚证的sir皱了皱眉头,而礼堂下边本来就所剩无几的肃静刹时就没有了,在场的人,认识或是不认识的,全都起哄着笑闹成一团。

 

一对老者在护工的搀扶下,巍巍颤颤地站上前去。隽永的誓约,即使在神色倦备的公务员嘴里被念得干巴无味,也不能挫败他们能在这里结为合法伴侣的热情。

发誓与你,相拥相许

不论更坏,或是更好

不论贫困,或是富有

不论疾病,或是健康

我们相守,至死始分

坐在下面的埃尔温不禁唏嘘:“我原以为,等到能拿证的那一天,我们已经老得跟他们一样了。”

但十六年并不短,足以让他们都成了名副其实的“老爸”。

扭过头来,埃尔温又对儿子说道:“我和你papa每天坚持健身,就是为了能活着撑到被国家认可的那一天。”

结果,那一天来得忒早。

利维也笑,他拿手指戳埃尔温的肚皮:“怎么,以为领到证就可以放松了?敢给我长个啤酒肚出来,我先休了你。”

埃尔温敏捷地缩起身子躲开那后续的温柔进击,抓住利维在他手背上吻了一吻,真诚道:“不敢,不敢,我还想和你一起老成木乃伊呢。”

 

婚姻公证不比婚礼仪式繁复隆重,拿到那一纸具有法律效力的结婚证书,程序简单得有些随意了。

可就是这么一张薄薄的纸,也值得有些人倾其一生去等待。

公式化的流程很快就过完了。那张一不小心就要被风吹飞的证书上端端正正地盖着政府大印,上边并排签写的两个人的名字,竟是越看越像梦见的一般。

很久很久以前,两个完全陌生的人,在各自的人生轨道偶然交会了。当时,没有人会知道,那就是两颗心交叠的开始。

而今,最后一块缺角也补齐了。咔哒一声,丝严密合,爱的版图从此完整。

 

这一天,人们在为爱的胜利喝彩。

可是,他们知道,爱一直都在那里,不计较输赢。 

胜利的,是选择了那个人的信心与坚定。

离开时,埃尔温握住利维捥着他的手,一如平常,姿态缱绻。

而攥在他们手心里的,是整个世界。

 

 

【全文完】

25 Dec 2015
 
评论(7)
 
热度(79)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