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信【佩托拉视角|团兵】part 1

这一part其实没有团兵什么事www

书信体是honey @雨田 的主意,还未写出来的后文里边,也有很多idea是她的~

荒度两年,重新写起文来各种卡啊卡的,见谅(跪

======================


半旧的鹅毛笔在墨水瓶中蘸蘸,把纤维粗糙的军用配纸按平在桌上,佩托拉借着休息室中的半截烛光,下笔写道:

亲爱的父亲,展信佳。

很抱歉隔了这么久才给您写信。最近,我和新一期进入调查兵团的11名同期生正在进行骑马的特别训练,虽然在训练兵团的时候学习过骑行,但我的骑术相对而言要比别人差很多。班长说是因为我人矮的关系,不过真实的原因是,没有能力让成绩达到前十的我一直是以驻屯军团为目标,所以并没有在骑术方面花费很多的心思。

‘一流的士兵进内地,二流的士兵守城头,三流的士兵出墙去。’从入伍之初,这句话就一直在训练兵间流转。调查兵团是个赔钱团,还在故乡卡拉内斯区的时候,这样的想法也确实深深地影响着我的志愿。您在饭桌上绘声绘色地说起过的调查兵团回城的狼狈,尽管那不是您的亲眼所见,而是玛丽亚墙那边的过埠商贩的聊谈。我们嘲笑这个给自己身上插着双翼的恶狼军团时是那么肆无忌惮,用‘快滚去调查兵团当巨人饵食吧’当玩笑。所以,当我决定进入调查兵团时,您的暴怒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佩托拉停下笔,记起半个多月前自己的父亲在驻地引起了那场骚动,让她一时名动上下,甚至还惊动了埃尔温·史密斯团长出面调解。

父亲一辈子在卡拉内斯区的驳船码头装卸货品,性格向来开朗随和,他只有一个女儿,和所有的慈父一样,希望用全世界的爱把她宠坏,然后把她送到另一个爱她的男人手里继续被宠坏。他花了一大笔积蓄送她去罗塞墙内的学校,让她学会读写算唱。后来玛丽亚墙内遭变,大批难民涌入,连带着罗塞墙内的经济急转直下,正逢从军年纪的佩托拉为家计着想,脱下长裙,铰断长发,搭着招兵的马车离开卡拉内斯。

“你才15岁,你什么都不懂!”父亲扯着佩托拉的手臂,“你是受了谁的骗?还是被谁威胁?”

没有、不是、父亲你听我说……

班长艾鲁多被一膀子甩在鼻梁上,前辈奥路多被一脚踹在胯下,同期生纳纳巴趁乱把佩托拉捞了出来,路过的米克分队长喊上团长,两位身材高大的壮汉一左一右气场全开压制住了拉尔先生的狂躁。

然后就接到指令让她到团长室去与父亲座谈。

路遇脾气古怪的兵长,他抱臂倚墙在旁观斗了全程。兵长挑起细长的眼,问:“喂,新兵,你在这里有情夫?”

这一问将佩托拉激得又羞又恼,却碍于阶职未能当场发作,“回兵长,绝对没有!”

“哼,“兵长重又懒懒地半眯起眼,“调查兵团里各式的蠢货已经够多了,最好你不是其中一个。”

新兵佩托拉·拉尔,十五岁刚满,情蒄初开的年纪,最后才恍然大悟,除去调查兵团在民间偏见重重的名声,她父亲的愤怒还源于“我的佩托拉绝对不能嫁给调查兵团的男人”的固执。

在场的有团长、兵长、分队长和班长,佩托拉尴尬得就像从立体机动训练装置上当众摔了下来并划破了裤子的臀部位置。

她润了润笔,继续写道:

所以,谢谢您最后同意我留下。

——大概是因为团长室的沙发很舒服,团长室的咖啡很香浓,团长室的一众军官脾气随和得就像他们熟悉了十几年的街角邻居。这也是双翼之墙外恶狼的调查兵团给训练兵佩托拉的最大意外。

下个月,将有一次壁外调查。在这之前,我也许不会再有时间给您写信了。我需要强化的不只有骑马,还有许多许多。就像团长所说的,他不能为我的安全担保,也不会允许任何人为我的生还无谓地舍弃生命。能在战场上保护我的唯有自己。

新兵首次出墙的死亡率为百分之五十,生死各半,非常公平的数据。如果我活着回来,我会亲自将这封信读给您听。如果我不能回来,那么这就是女儿的最初和最后的遗书,望您见字如人。

我爱您,永远爱您。

调查兵团101佩托拉·拉尔


22 Sep 2013
 
评论(3)
 
热度(16)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