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 浮生一日

标题的最后一个字,其实是个动词。 

 脑洞了一个,发生在57次壁外调查大败而归之后,调查兵团从上到下的一次摸鱼……

第一次女巨人的抓捕以失败和大量伤亡画下了句号,全团上下都被不爽、不爽、不爽但又无可奈何的情绪所笼罩,于是就天马行空了一些情景来。
我就喜欢写无情10分的团长其实有颗人味十足的心灵。

 

============================

  

城墙顶上的大铜钟铛铛铛地敲,调查兵团顶着高高的日头,车马萧萧地回到了罗塞墙之东的卡拉涅斯。清晨,策马出阵的士兵百余名,晌午归来时只有一半的活人了。

 第57次壁外调查的伤亡远不是最惨烈的一次。埃尔温的记忆中,牺牲在七成以上的记录在他十几年的从军生涯里数不胜数,20人以内的士兵折损是他升任团长之后,加上利维的助力,才渐渐成了常态。人这种善忘的生物啊,只不过借着自由之翼得之不易的风光一时,便错觉全种族的胜利近在眼前了。 

所以他们怎么能够再次意识到这次不尽人意的结局其实“还不错”呢?

除了重伤到只能躺下的伤员,还能行走的士兵全员下马,缓缓穿过卡拉涅斯区的街道。夹道围观的民众牢骚纷纷。这个罗塞墙东陲的前线小镇是第一次为调查兵团的启程打开大门的,这个荣幸过去四年都只属于南边的特罗斯特区。现在特罗斯特的门在攻防战之后封死了,那里再也不是英雄征程的重要枢纽。

特罗斯特见证过调查兵团的节节进击,还曾见他们在墙外活捉的三米巨人,五花大绑了捆在马车上运回来,轰动了全城。韩吉在巨人的吼叫和民众的欢呼声里夸张地四下飞吻,还要提防她的小罗杰斯被冷不防飞来的砖石砸,忙前忙后活像个耍猴的。

全都成了传奇。 

 

利维拖着一条伤腿,走得缓慢,正好看热闹的市民也堵在路上,队伍也没法快速通过。这无疑是延长全员受辱的进程。他无所谓,吃饱了剔牙的百姓不能懂墙外的地狱。埃尔温照例板着一张无可奉告的扑克脸,米克韩吉他们那些老兵也一定不会太介意,可能那些第一次出墙的新兵要受些打击了。

却没料到佩托拉·劳尔的父亲冲到了跟前。哦,佩托拉,他的卡拉涅斯出身的女下属,前一夜她还玩笑说,任务结束后,她不想回兵团本部听团长总结陈述了,请兵长批准她直接掉队回家。

劳尔老爹笑脸盈盈地跟在身边说着女儿的事,把佩托拉对利维的爱慕说漏嘴了也没准是带有几分故意的试探和帮衬。可是,他的小女儿啊,几小时前已葬身巨木之森,他连尸骨都无法带回给她的亲人。

是当场告知实情,还是等一纸死亡通知送达,对这个宠爱女儿的老爹会更残忍呢?

前方罗塞墙的正东门缓缓吊起。队伍前头一声铿锵的口令:“立正——上马!”壁外归来的士兵们整齐划一地跨上马背,银蓝两色交织相握的羽翼在灰土中一阵翻飞。

百姓的非议在这一刻消停了,一星儿敬重与感激如鬼魂一般,在鄙夷的神色里若隐若现,目送那些负伤归来的勇者们昂首步入高墙深深的囚笼。

 

没几个人发现兵长也在这次的战斗中负了伤。解散了全员,埃尔温拉住正要转身的利维,郑重其是地吩咐他一定要去给医疗班检查。

“我明白,我不会逞强。”利维用指尖轻碰团长攥着他的手,让他安心。他是埃尔温的一柄剑,他才不会意气用事。

埃尔温身上还有硝烟和硫磺的味道,金发上蒙着尘埃和炮灰,碧蓝的双眼里有疲惫和不知所措。他应该去休息,可是不能,他现在必须去写报告,向端坐在墙内的猪猡们汇报那该死的女巨人,怎么何让这个人筹谋周详、甚至赌上了艾伦的作战完败收场。

回房换了身宽松的便装,利维跛着腿扶着墙挪到医疗班。从墙外回来的伤员基本是料理妥当了,里间有人在抽抽嗒嗒,大概是个新兵,还没从精神冲击中恢复过来。

 “这次伤最重的,就那个坠马的黄头发小孩了。他也不过是额头上的一点皮肉出血。比他还严重的,就全在墙外了。”医班长给他的肿胀处敷用药膏,骨头没断,关节也还好,消消炎,绷带固定,静养几日,便无大碍。

利维垂眼道谢:“辛苦你们了。”

“没多辛苦,”医班长起身收拾了他使用过的物品,伸手弧了一圈屋内的空荡荡,“我倒是宁愿他们现在躺在这里哭爹喊娘。”

利维想像了一下,几十名伤员病号齐集一处,医疗班门庭若市的,夜半三更了还要加班给他们的战友止血、接骨、缝口子,累到红着眼也没有睡觉的时候,气得骂骂咧咧……这,也只能想想了。

=====================

 

接下来请进击ao3

 

=====================

 

[FIN]

阿尔敏的脑瓜子突突地跳了一夜,闭了眼都是平原跑马,和连延不绝的黑色烟柱,奇行种的白牙,女巨人的脚板。艾伦昨晚和他们在一起,对于森林深处的事,他讲得不多,反反复复的,是要揪出女巨人的毒誓。

他们死了那么多人,但至少他104期里要好的同伴都活着回来了。夜里他们挤到了一个房间去,就像回到了训练兵时期的集体宿舍一样,用闲聊扯淡来排解身与心的疲乏沉重,一群人横七竖八地在床上地上窝着,过了就寝时间了也没有要散。反正前辈们也都没在管,至少今天是不会管了。

阿尔敏心中有事,魂不守舍,讲得也不多。大家都当他是被墙外的那一下摔得还在懵,便任他抱着膝在角落里漫无边际地想事。他脸上还是一副旁人见惯了的委屈无辜,脑子里却飞快地转啊转,那些困扰着他的一团乱麻,渐渐地就清晰了条理,最后,那个重要的结论被导出来的时候,都惊得自己心脏怦怦怦跳。

在艾伦铁定会被宪兵团带去的现下,这也许是调查兵团一线转机。

必须立即告诉埃尔温团长!

可是现在夜色深深的,佑大的兵团里活着的人不是正在睡就是正要睡,他借口要撒尿,跑去团长办公室和团长休息室,都吃了个闭门羹。不过他想起以前有个谁说过,他们团长兵长不分家,有事的话去找他们俩其中一个也都一样。

也许应该去试一试他不太愿意去接触的面相凶恶的兵长呢?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兵长竟有替代团长行事的能力。

然后阿尔敏去勇敢地敲响了兵长的门。然后他才明白当初说那话的人脸上为什么会有那种表意暧昧的形色。

“我马上就过去。”兵长对已经穿戴齐整的团长说道,半掩的门缝里,兵长赤条条的身体看在阿尔敏眼里,比看到了女兵们夏天的薄衣里顶着布料突起的两点还尴尬。

“久等了,走吧。”团长说道,合上了身后的门。

见阿尔敏一脸血红着,眼睛都不知道要放哪里,埃尔温笑了:

“怎么,你们入团一个月了,都没有前辈跟你们嚼我和利维的舌根吗?”


这只是一个不得了但又无伤正题的小插曲。

三十六小时后,二次抓捕女巨人的作战开始。

【全文完】

 

16 May 2015
 
评论(7)
 
热度(88)
  1. 🐱懒懒猫🐾寺寺年年 转载了此文字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