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进击的巨人][团兵]夜不归

搞个小短篇玩玩,很少写原作向,比较手生。

记忆里,上次搞原作向,也是选在特洛斯特攻防战之后到五十七次出墙前的这个空档里呢。

嘛,创哥给他们设定的一个月空窗斯,不就正好可以摸出许多鱼嘛(调查兵团又不像你!)

======================================

夜不归

 

特洛斯特攻防战才过去了半个月,太平的日子就好像已经逝去了好几年。埃尔温这些天四处奔走,忙着忽悠下一次出墙的经费和物资。那些钱袋子攥得紧紧的有钱人,个个都是打定了主意要跟金子一起巴着墙脚下葬似的,从他们手中挖点的零星铜板,还不如削一打奇行种轻松。

他一个下午耗在贺斯海特区,跟商会的头头们磨嘴皮子,讨价还价到了月上梢头,才勉勉强强拿到了一笔赞助。商人们自是感觉自己被打了劫,晚宴也不留埃尔温的,直接叫人送客,团长大人倒也乐得早早打道回府。

他又不是真喜欢花天酒地和莺歌燕舞。

马鞭一路啪啪作响,飞奔归营的埃尔温饿得前胸贴着后背。驰入调查兵团本部的大门时,正见主楼前有个年轻的士兵,牵着两匹战马似乎在等谁。其中一匹埃尔温看着眼熟,于是勒住缰绳,回头再仔细一看,果然是利维的。

因为训练和监视艾伦的需要,士兵长的整个小班队都被派去荒野的旧部所在地驻扎。埃尔温下达这道命令已有十日,期间他就没见到过利维了。

利维的兵看到团长朝自己过来,连忙立正敬礼。埃尔温跳下马,稍息了士兵,几把火炬照耀下他见利维的棕黑大马刷得颇精神,四条蹄子干干净净的,一点也没有来路上的泥浆,应是已在马厩里被精心侍候过了的。

他问利维的部下:“怎么,兵长这就要走了么?”

年轻的兵站得笔挺,向团长报告:“兵长给您的报告已经交到办公室了,他说,吃完晚饭前您若回不来,我们就直接回去。”

这士兵跟着利维也有些时日了,说起话来也像他的上司一样不带拐弯,听起来没大没小的。不过这点毛病在调查兵团里无伤大雅,能言会道的,有埃尔温一个就够了。

知道利维在,埃尔温积压多日的郁气减轻了不少。这些天,万事不顺,很是上火。像原本要购得三十车火药的预算,因为物价的哄抬只够买十二车,敞着的大缺口他还要赶紧去想办法补。埃尔温·史密斯人生三十余,载碰的壁确实多得都可以再垒一座高墙了,但也不代表他就是个没脾气的,纵使他面上波澜不惊,谁又知道他肚子里是不是在连连咒骂这个操蛋的世道。

团长一向不怒自威的脸上快要绷不住要笑出来了,他将手里的马缰递给利维的兵:“把我的马一起牵去棚里拴好了。兵长今晚会在这里过夜,我让劳洛副官给你准备休息室。”

他跨上台阶,边走边取下披风甩给身后被落下了的副官,三拐两弯地走进了他们的军营食堂。

早过了饭点,一屋子长条桌椅都收拾齐整了,内里头的稀哗钉铛声是伙房轮班值日的兵在洗涮碗盘。兵长突兀地独自一人坐在食堂一隅用餐。他面前还有半碗汤糊糊没喝完,蒸土豆只剩下剥掉的皮,硬面包干得咽不下,正被他掰着小块奢侈地配红茶和奶酪。

利维身边没有别人,门口却聚着一小撮新兵,探头探脑地打量,像是没料到传说中的人类最强也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跃跃欲试地想上前来搭话。埃尔温目不斜视地走过去,拉了张兵长对面的椅子坐下:“104期的毕业生刚入伍你就走了,看他们对你稀罕的。”说着就拿走了利维没吃完的面包和剩下的汤,蘸着就吃。

利维不理会埃尔温称赞他的调侃,只皱着眉问:“你洗手了没?”得到一个抱歉的笑后,只能低声啧舌,反正他不要再碰那只碗就是了。

伙房见埃尔温回来,忙又拿了些吃的来,都是为给他留的,放得有些久,热汤热水全都变得温温吞吞,好在天气已不再冷冽,将就着下肚也还好。自从三年前人类失去了玛丽亚墙里的领土,粮食短缺就一直是个问题,现下更是因为斯特罗斯区那边突降的巨人引起了恐慌不停,搞得每一粒米麦都金贵无比。不过切给他的一小块熏腿肉把外边的莎夏馋得直流口水。

“这么说,关于艾伦,韩吉是有点新眉目了?”埃尔温问。

利维转着手中的茶杯:“啊,都给你写在报告上了,韩吉可把那小子折腾惨了。”要巨人化就要先皮开肉绽,虽是为自由而吃苦牺牲,那也亏得艾伦愿意跟韩吉一起变态。

至于韩吉的报告为什么要利维来交,埃尔温自是不会明知故问。

就像他也知道,向来不在吃饭睡觉上浪费时间的利维,为什么今天会来这里拖拖拉拉。

埃尔温笑:“你来,不是要给我口头陈述啊?”

引得对面的人也冷笑:“你在,我有能耐给你讲完个正经事?”

确实。

夜正长。

人间疾苦不去想,自由与理想全都偷偷放个假。

夜太短。

回应恋人的投怀送抱,才是当务之急。

那位优秀的埃尔温·史密斯团长,他自有分寸。

 

【Fin】


(其实是前些天,出差回来,在高铁站下车的时候,强烈地想埋进团长的胸,安抚一下心灵啊……)


01 Apr 2015
 
评论(18)
 
热度(52)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