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原野(1)

儿童文学风的AU,各种不科学的妄想请包容。 

阅读本文之前,跪求大家先去读一下大番薯的《拯救玛丽》(http://oimumu.lofter.com/post/259364_ff1f76)我写的是那篇的延续。

 利维怀孕生子梗注意。

 蠢到没朋友系列,其实是说好的给 @荷花的养鱼池 和 @Spectrum 的生日贺文,结果双双迟到了(汗

 =======================================

 原野

 

0]

 让我们先来说说那位等待被拯救的玛丽公主吧。

 自打仓鼠骑士埃尔温自告奋勇踏上了征程,公主的老爸吃饭香了,睡觉踏实了,打牌也舒坦了——这只是一种比喻,用以生动体现埃尔温在公主的老爸心中的靠谱程度,人家才没有在说这位国王陛下是个昏君呢。

 果然,春去秋来,过境的大雁捎来了公主的好消息。玛丽失踪了一年之后,终于得以回到家园,还带着她在外境诞下的第一个孩子和孩子的父亲。双重的喜悦让玛丽的老爸都无所谓她的婚礼竟没有在自家门前的圣堂举行,做着骑士x公主的官配大梦等着玛丽一家,但是冬天第一场雪却携着那残酷的现实把他的玻璃心冻得拔凉拔凉的:

 “玛丽啊,爸爸遗传给你的审美品味哪里错了,你怎么就看上了个史茅戈啊?”

 一张马脸长得确实和史茅戈有得一拼的奈尔·德克当然不高兴得想当场喷火了(当然,这也是比喻),想他长得是比埃尔温反派,可是他心地可纯良了,玛丽打小就和埃尔温这种腹黑小子摸鱼上树,对普通的英俊男子早就免疫,以致于头一次碰到奈尔就一见钟情二见倾心。而且奈尔有钱,他家所在的无名岛(后来被叫作了恶龙岛)的宝藏全是他的财产,能把玛丽的娘家整个买买买的那种有钱,骑士给王家打一辈子工也赚不到人家的一个海岬。所以岳丈颜控归颜控,也在最初的冲击之中恢复了智商,给女婿封了亲王。

至于埃尔温……你们一定更相信,公主与恶龙这一出闹剧里,他本人功不可没。玛丽是主谋,埃尔温是帮凶,公主把自己嫁掉的时候,骑士正是她的证婚人。玛丽带回家的行李不多,其中一件就是她的挚友上交归还的骑士勋章,于是,坊间口耳相传的圣骑士团团长埃尔温·史密斯的冒险传奇里,主角从此不告而别了。

  

1]

 在冬季末尾的夜里,偶尔的,积雪簌簌崩坍的声音会与把人从梦里吵醒,但那种因为化成了水而湿漉漉的掉落,并不烦人。这是天气转暖的第一个信号。白天,阳光下的枝枝桠桠上,一个个芽苞胀鼓鼓的,只待春的仙女一声令下,便能一夜之间礼花一般迸放。

  在长夜将近的最后时光里,寒冷依然要张牙舞爪的为难大地上的生灵。太阳还没落到地平线的尽头,利维已早早地将生起火,干枯的草茎、树皮以及被松鼠丢弃了的松果壳,堆满了他干燥的柴房,炉子里的小火苗舔着小小的铜锅,从地面上收集来的干净雪花正在壶里烧开。

 门开了,埃尔温从储藏间里扛来了做晚饭的食材。他用刀刮了一片马铃薯,又抱了几粒大米。在没有丰富食材的时候,腌火腿是极好的佐餐食物。埃尔温把米碾碎,利维切好了其它配料,撒进了锅中。再从巨大的玻璃罐里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盐粒,用刀背稍稍用力一敲,便裂成几块,他挑了大小合适的那一块扔进了锅中。水汽和热气把两人的脸蒸得通红,锅里的食物渐渐地发出令人愉快的香气,利维半透明的小翅膀不由自主地抖动了起来。他的脸上鲜少会有表情的变化,但克莱特人的情绪波动全都会反映在翅膀的动作上。小小的颤动把空气中的淡淡水雾扇得左右摇摆,埃尔温入迷地盯着看,忍俊不止。

 大家习惯用“妖精”来称呼克莱特人——这里的“大家”指的是埃尔温这种不带翅膀的波洛尔人。克莱特人那对美丽的昆虫一般的翅膀是造物主的赠礼,也是他们受到傲慢的波洛尔人排挤的原因之一。尽管,现在开始有种先进的意识形态主张两个种族始于同源,可是长久以来的隔离观念还没有完全消散。 

克莱特人大多住在与世隔绝的野外,与森林、河流、山川、草原为友,采集露水、花蜜、鲜果,也会猎杀昆虫以及小型的爬行动物。这既是天生的技能,也与波洛尔人几百年来对他们的驱赶、迫害不无关系。而波洛尔人,从外表上来看,只是尺寸上小了好几十圈的人类(真正的世界主宰者),依存在他们的巨型远亲近旁,借助巨型人的文明,发展出了自己的小社会。

 但是全世界的教科书,都没有克莱特人或者波洛尔人的踪迹。那些小小的精灵一样的存在,总是被判断为孩子嘴里的胡言乱语,或老人眼花时的错觉。

 我们的祖先与这些如影随行但从不愿现身在视野中的精灵们有着怎样的过节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只要知道,某个波洛尔王国的英俊骑士与他的克莱特妖精伴侣相爱着,正在一个农场的边境组成了他们的家庭,可喜可贺地生活着。

 更加可喜可贺的是,克莱特血统的利维身体里,埋着一颗他与埃尔温的结晶。

  波洛尔人将“妖精”克莱特人视为远亲之后,才慢慢地为他们著书立作。不过这种友好的姿态毕竟来得太晚,而且还只是萌芽,所以妖精们依然选择隐没在遥远的地平线之外,与那些“躺在灰尘里的巨人寄生虫”老死不相往来。

 埃尔温早在王国图书馆里已读过那些关于克莱特人仅有的一切书籍,纸页上的描述苍白无力,字里行间有着太多未知和不能自圆其说的猜想。

 比如,他不曾从书上知道,妖精在做爱的时候,身后的小翅膀会因为汞入了快速流动的血液而呈现薄薄的红。

又比如,书本也没有告诉他,体格与波洛尔人相差无几,外表也有雌雄之别的克莱特人,每个身体里都埋藏着孕育生命的器官。

 得知这个事实的时候,埃尔温已经不知第几次在奈尔家豪华的客房大床上,将自己的种子汞进了利维体内。利维咬咬他的手腕,说我有了。微微肿胀突起的小腹,原来并不是友人招待慷慨的关系。

 他让埃尔温摸了摸,“这里,”他说,“有一个蛋。”

 不过比起初为人父的震撼,得知埃尔温不能怀孕的利维倒是好一阵失落:“我一直认为,比较大只的你生出的孩子会更优秀……”言语间满是遗憾,还有对埃尔温的深深同情。

 

23 Mar 2015
 
评论(34)
 
热度(58)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