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团兵]老骨头

突发的一个贺文,团长和兵长都活到了年老体衰时候的事。

祝大家新春快乐,喜气洋洋,继续把团兵战下去 =3=

========================================

【团兵】老骨头

 

壁炉烧得很旺,压着冬被的大床上,满头银丝的埃尔温倚在他蓬松的枕头上,进得睡前的例行阅读。他的蓝眼睛像发旧的玻璃珠子,虽忆不似年轻时清亮,但在跳跃的火光中依然能闪现不朽的睿智。他一只手持着书本,却没有另一只手能腾出来扶正沉沉下堕的老花镜。

他已经六十一岁啦,对于一个从巨人时代过来那一代人而言,已是难得的高寿。他的大半生献给了人类,在最后十年里,无数年轻的生命捧着心脏,化为了人追求自由之路上的铺路砖,而他最终只是丢了一条胳膊,想想已是奇迹。

平躺在他身边的利维打了个嗝,正在酝酿的睡意立刻消了几分。他也老了,一头曾经乌黑的半长头发,夹着不少苍白。年轻一辈熟知这位曾经的人类最强的名字,和他写在英雄赞诗里的勇武,却再也没有眼神亲睹他战场上海燕一般的英姿。

“今晚上的那羊肉真是够呛……”老去的士兵长嗫嗫着抱怨道。新年例行,女王希斯特莉亚的王宫宴会是他们现在难得会抛头露面的场合,但那并不是需要装模作样的社交,只是昔日的调查兵团旧署重聚一堂的家宴,自女王即位以来,从不间断。

最初几年,连三张长桌都坐不满,现在,旧部们的携家带口前来,倒也为向来冷清的添增了欢歌笑语。

埃尔温灵巧地用大拇指折起了书的页角,置之一旁。熄了床头的烛火,摘了眼镜,他侧身钻进被窝,用手给他的前士兵长揉揉肚子,“我也觉得做得一般。”

他们从前是硬面包就着蒸马铃薯过来的人,对于肉食倒是不对付。而且,利维的胃确实大不如前了。

“还不如我做的。”利维说。其实揉肚子并不怎么奏效,但在心理上,却是相当安慰的。

“嗯,确实是你做得好。”埃尔温真诚地回答道。

“过几天艾伦他们来,我得给他们露一手。”利维闭了眼,扣住爱人的手腕,止了他的动作。

埃尔温想到他们早就堆得满满当当的储藏室,现在是不愁吃不饱的年代了,但他的爱人满脑子都是想着那些旧部下的挑嘴小鬼们:耶格尔家的露易莎不喜欢蘑菇,基尔斯坦家的安娜喜欢草莓,牛肉不炖烂会塞着小佐耶的牙……“橘子,”利维说,“还有布朗斯最爱吃的橘子酱。”

“明早我陪你去集市买。”埃尔温紧了紧他们相握的手。

“嗯……”他的士兵长满意地闭上了眼。

干燥的木柴在火中发出燃烧的噼啪,静静的冬夜在风吹树摇的声响里更是静得让人心宁。

“埃尔温,”过了片刻,利维闭着眼问,“你又把窗开了?”

“唔……”老团长动了一下,床腿发出了一声吱呀,“只是开了一条缝。”

“去关了。”利维踢了下埃尔温的小腿。

“留点儿吧,不然没有空气。”埃尔温总是觉得,密不透风的房间里胸闷。

“敢情劈柴不用你,好容易烧了点暖和劲儿,全让你放跑了。”

“不会,不会,看你这怕冷的老骨头,”埃尔温伸过手臂揽了利维的腰,把心爱的伴侣往怀里揽,“嫌冷的话,不还有老埃尔温在温暖你吗。”

有好多小事,他们每年都要反反复复地吵,并不是不能体贴,并不是不能宽容,只是,日子久了,有些东西,就成了一种习惯。

就像现在,利维总是会在埃尔温的吻里偃旗息鼓。

他把怕冷的脚偎进埃尔温的腿间,在太阳一样暖烘烘的怀抱里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END】

 

May they survive together till old and grey.



18 Feb 2015
 
评论(25)
 
热度(103)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