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宠物·情人(下)

Side: 埃尔温×利维

注:为作区别,人的名字使用汉字,动物的名字使用英文,其实它们的读法是一样的。以及,R18慎入(虽然我知道谁也挡不住你们要吃肉的决心)

 

埃尔温一时忘了要从地板上先起身,他扭着脖子望望左边,又望望右边,小黑猫还在,像小黑猫的那个男人也在。是的,他一瞬间以为是他的宠物幻化成人了。

惊得快要灵魂出壳的不只他一个。利维止不住双唇打颤,艰难吐出面前那人的名字:“埃尔温……?”

Erwin正直起身子,一双前爪搭在陌生人膝盖上作打量状,一听自己的名字被叫,立刻缩回去绕在利维脚边上打转。

埃尔温噗哧发笑,说:“看来,我与它共享了一个名字呢。”

利维抬起下巴点点书架顶端那只高高在上的不法侵入者,说:“我不也是。”他表情不愉快地瞪那个还跪在地上的人,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你要不要起来?我三天没洗地了。”

埃尔温笑着朝他伸手,利维绷着脸但迎过去的手默契得毫不犹豫。记忆的拼图终于找到了正确无误的那片,咔哒一声扣得严密。那些过往的违和感总算有了解释,原来是因为自己一直都没有找到对的人。

掌心贴合处的温度过了一个轮回,依然是和那个遥远的时代无异,洁净又干燥,造物主啊,你是怎样的体贴,才会把这个人又原封不动地送回到了身边来呢。

埃尔温手底发力,把利维拉了一个趔趄,他用臂弯接住了那具依然矮小但又精壮紧致的身体。“利维……”他的脸埋进小个子男人的前襟,他贪婪地呼吸对方身上的熟悉气息——和洗衣液或是沐浴皂的气味无关,而是那某个人的皮毛血肉,无法被化学香剂所掩盖的,活生生的好闻的味道。

埃尔温并没有米克的好嗅觉,但他在这一世,总会隐隐想起,那种让当年的他欲罢不能的,饱含着荷尔蒙和别的什么的男人气味。当然不似女人嵌在脂肤里的芳香,可是肌肉纹理里的味道总是比别人清爽。

“利维……利维……”埃尔温狠狠地嗅着那包围着自己的恋人的身体,吐息喷在利维的肚脐四周,弄得他发痒想躲开,可是绕到背后一双长臂将他扣住,动弹不得。

“埃尔温,抬头。”利维手指捋过那一头熟悉的金发,与记忆无二的手感,他像从前那样,耙开了用发胶固定的地方,散开的发丝又细细软软地落在额前。“发型怎么还是这么土气……”利维撇着嘴数落,得到了对方“为了能让你一眼就认出我来”的回应。

确实,只一眼,就不必再生疑虑。

埃尔温站起身来,同时将利维直直地抱起。利维伸手环住埃尔温的脖子,两腿盘住他的腰,凑上脸去亲吻他。落在怀中的重量那么充实,埃尔温摇摇晃晃地站定,仰起头迎上去,将主动送上门来的炙热全盘尽收。柔软的舌头变成了兵器,搅得彼此的口腔都不甚安宁,啧啧的水声,凌乱的喘息,飙高的体温,被对方的手搓揉过的皮肤又痛又烫。

缠绵间利维被埃尔温重重地放倒在沙发上,弹性绝佳的绒布面家具表面卟地一声深深陷下,没收住的冲力撞得它整个地移位了好几吋。Erwin被吓了一跳,快跑得远远的,躲在角落的大箱子后边抖胡子,Levi也站直了起来,警惕地盯着已经开始宽衣解带的两具身体。

“在这?”利维的裤头被拉开了,崩开了几枚钮扣的衬衫也要掉不掉地挂在肩头。埃尔温岔开双膝跪在沙发上,两手一举利索地把T恤褪下,露出傲人的八块腹肌,他甩了衣服,接着左一下右一下也将利维的外衣外裤扒了个干净,顺便在恋人的腰眼上响亮地亲了一记:“就在这。”

利维被翻过了身趴在沙发上,埃尔温的一双手顺着他的肩颈背臀一路往下游走,一身的肌肉精瘦紧实,看得出这一世依然是个运动的好手。

“平时都很注重锻炼吗?”埃尔温亲着恋人的耳垂问。

利维被摸得舒畅,惬意地嗯哼着说:“也就踢踢球,还有,格斗俱乐部的……训练……“他侧过脸来问埃尔温:“你呢?”

“篮球,器械,马拉松。”他回答道,边说边把手的动作集中到了利维的下体,伸进内裤缝里前前后后地爱抚里边的器官,利维加深的吐息里全是爽到了的意思,心不在焉地呢喃“真不赖“,说的是埃尔温的运动项目还是手活已无从判断。

顺从地让埃尔温脱了最后一道布料的阻隔,利维配合着微撅起屁股,方便恋人的手指进入他的后穴。

“这么紧,”埃尔温塞进了中指慢慢往里挪,“后面是不是都没做过?”

“你废话……”被轻飘飘地瞪了,“以前跟你做得还少吗?”

埃尔温轻笑,在甬道里左左右右地扩张了一会儿,便可以插入第二根指头,接着第三根,“但是这一世怕是没有性经验的吧。”

“Erwin……我是说那只兔子……发情时……我让它抱在我腿上……自慰过……”身下的人下巴抵在交叠平伏的手背上说道。刚说完,埃尔温的手指刚好碰到了他的那个敏感区,让他顿时拔高了嗓门呻吟起来:“啊、啊……我操……”

埃尔温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抚弄着柱身,他的阴茎很快就胀了起来,褪下了裤头,尺寸可观的粗壮摇晃着在利维的屁股肉上弹。他的小个子恋人懒洋洋地催促着:“快把你那玩意儿放进来……”

“可是,我没有戴套……”埃尔温迟疑了下,结果换来恋人暴躁的反讥:“没套就不会做了吗,团长大人?敢情当年那东西是调查兵团的军需品?”

埃尔温笑出声来,接着便退出完成了开拓垦荒的手,在恋人结实小巧的臀瓣上拍了一记:“听你的就是,我的兵长阁下。”于是便箍住那人的腰,将他有力地贯穿。

利维皱着眉承接来自背后的压迫,顶了几回,肠道渐渐适应了埃尔温的进出,虽然没有足够润滑,还是艰涩。埃尔温被咬得紧,也不敢动作太快。他伸了手去,一只手去利维胸前,在突起的两颗小圆点上又摸又搓,一只手去利维的下腹,对那副充血的器官又揉又捏。

“侧过来,放松。”埃尔温在利维的耳边温柔地命令道,顺势带着他向旁侧翻身。埃尔温架起他的一条腿,使后穴入口得以扒开到一个较大的程度,他的进出便有了一定的自由。利维严实地嵌在了埃尔温怀里,被顶得气息紊乱,嘤哦破碎,一下一下地,只会抓紧了埃尔温的手喴“啊……好舒服……嗯……再深点”。雾出的一身汗汇成了一滴滴凝重,顺着肌肉的纹理往下淌,利维偏过头去,找埃尔温的嘴唇,索要他的潮湿的吻。

“埃尔温……我的爱……”他抬手环住了埃尔温的脖颈,忘情地沉醉在他已然毫无章法的啃咬中。

“利维、我差不多……”埃尔温吐息凌乱地说,他接收到了那将要没顶的信号。

“我也……一起……”利维夹紧了双臀,用力地收缩着内壁吸吮埃尔温的阳刚,不一会儿,便感觉到了体内异物的喷薄,然后在那刺激下,射出了一道道白浊。

利维伏在沙发柔软的面料上喘,埃尔温已支起了身,搂着他细细密密地亲,伸着舌尖粘粘腻腻地舔。“脏死了……”利维嘴上抱怨,但躲也不躲。他爬起身去够放在边桌上的纸巾盒,抽了一把给埃尔温,让他出来的时候别把沙发弄脏。

Erwin听这边完事了安静了,才又迟疑地探出头来偷看,Levi则不知何时起便百无聊赖的趴下身子,摇着尾巴打盹。

利维夹着屁股起身,歪歪斜斜地朝浴室去。埃尔温弄干净了自己,再将恋人喷射在地上的滴滴点点尽数擦抹了去——做了两世的有缘人,自然是有着无需言明的默契。

然后他也跟进了浴室,在淅淅沥沥的水声中关紧了门。顺便,把不明所以地跳上前了几步来观望的Erwin关在了原地。

【全文完】


08 Jul 2014
 
评论(22)
 
热度(127)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