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宠物·情人(上)

Side: 埃尔温×Levi

埃尔温这些天忙着搬家,大大小小的纸箱摊得家里到处都是。起初Levi被这些大家伙们吓得跳到柜顶,老半天不肯下来,现在看看,每个箱子上都是它磨爪子的痕迹。

“Levi,你在哪里?”埃尔温忙了半天,发现小家伙又不见了踪影。他把装了东西的箱子一个个掀起来找,果然他的小黑猫从其中坐得端正。

“不行,这不是你的窝。”埃尔温将他的宠物拎了出来,放在膝头,挠挠它的下巴,小动物爽得眯了眯眼,继而翻过身子来,两只爪子伸出来扑他的手,张开嘴松松地去咬他的指头。

埃尔温养这只猫已有些年头了,初识时它瘦小无比,一身黑漆漆的毛,夹着几撮白。那天它依然蹲在黑漆漆地蹲在花坛看等他,一对碧莹莹的眼反射着路灯的光。埃尔温给它放的猫粮已经在下了一天的春雨里泡烂,胀开了糊成一团。

埃尔温蹲下身,大伞遮着彼此不让雨淋。他给它投食已有好一阵,小猫见他已不会逃窜,偶尔看到他拎着鱼罐头来加餐还会主动过来蹭裤腿。埃尔温早就已了收养它的心了,就看小猫的意愿了,“你,要不要到我家去?”

小动物的耳朵飞快地动了一下,就好像是对他的话有了理性的反应。这可能只是雨水溅在它身上的巧合,不过是埃尔温牵强附会得一厢情愿。

和这小家伙相遇以后,前世的记忆如零乱的拼图陆续在回归,今天这边一片,明天那天一块。埃尔温因此迷信他们一人一猫之间的缘份,比如它在前一世是他的什么人。

埃尔温对小动物叫:“Levi…”

那是他前世的情人的名字,带着玩笑般的试探。

而小猫听到这个名字后直立起身,抬腿走近,然后蹭着他的裤脚,喵了一声。

这一喵差点让埃尔温坐到水里去。

喂,真的是你吗?

虽然平时都觉得有满满的即视感……

这让他不知是要欣喜还是悲伤了。“你还是这么小啊……”伸手去抱小猫也没有被拒绝,沾泥的小爪子踩脏他的白衬衫也无所谓了。埃尔温·史密斯,当时25岁,单身,前世调查兵团的记忆犹存,正在这一个新世界里孤独地活着,直到他遇到了Levi——

四年好吃好喝的照顾,Levi让埃尔温养得壮实,虽然并不是一般家猫的那般好吃懒做的胖,但一身皮毛可是油光水亮,墨黑墨黑的披了一身,偏偏两只爪子雪白,最特别的是胸前的一道系了领巾似的白,活脱脱就是前世时喜欢披他西装的恋人的即视感。

他还就真的把Levi当恋人了(不,本来就是恋人呀),同事朋友取笑埃尔温的恋猫癖也不奇怪了。不过确实,家里来人玩的话,Levi绝对冷艳高贵地躲在衣柜顶,只留个屁股尾巴对着企图逗它弄它叫它下来玩的小伙姑娘们。看到埃尔温坐下了,才会施施然地跳上他膝头,舒服地打呼噜。埃尔温抚摸着猫毛一脸温柔任谁看了都羡慕嫉妒恨着这一人一喵的主宠情深,眼里只有这黑美人了难怪他都男人三十一枝花了还是找不着女朋友。

女朋友什么的,是不要考虑了吧。在前世,恋人于青壮之年死于战场。两人统共在一起了十几年,细想起来这也大概是埃尔温今生能陪在Levi身边的所有时间了。他相信自己是找回了前世情缘。

箱子装好封住,埃尔温给搬家公司打了电话确定隔天运送的时间,并告知房屋中介自己的到达入住日子。他将去另一个城市工作,房屋是通过朋友的介绍定的,一楼,两室一厅,带院子,允许养宠物。

之后他倚着厨房的料理台喝牛奶解渴,Levi也跳了上来,蹲在边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甩尾巴。埃尔温伸大手,撸了一把它的脑袋,再转过了一圈来,挠挠脖子边挠挠下巴,Levi喵也不喵,只是呼噜呼噜地喘。

“我们要去的新家,在有海的地方。你一直想看海的……”埃尔温说,“这次,我们一起看一辈子。”

==================

这个系列其实是酒天(http://weibo.com/u/2123130372)的脑洞,不过我写得一点也不有趣OTL 第一发曾经作为番薯的生日贺文在微博发过,死蠢死蠢,真的非常死蠢눈_눈 

29 Jun 2014
 
评论(1)
 
热度(101)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