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团兵|Paro]How I Met Your Father (18)

[18]

关了洗澡水,埃尔温湿漉漉地拉开浴帘。他光脚踩在防滑的地垫上,刚在想自己这赤条条的一身要拿什么蔽体,便见门口的衣篮里整齐地码着干净毛巾和衣物——应该是利维在他洗澡的中途偷偷塞进来的。

不过抖开给他换穿的浴袍一看埃尔温就笑了,这尺寸,分明就是利维自己的嘛。衣型还算宽松,能塞进他的宽肩长臂,不过长袖成了七分袖,过膝下摆则吊在膝上,至于前襟,拢合严实是不行了,就勉强地遮着该遮的地方。自己的衣服现在是没法穿的,不是染了烟味酒味就是粘了汗水精液。利维把他推进来洗澡时,已然恢复了主人姿态,安定地指挥他把脏衣服分门别类丢进洗衣框。

床上的狼藉依旧,因着Ed还在睡的缘故,利维未动丝毫。卷着的被子照样卷着,沾了污迹的床单也还是沾着。埃尔温向熟睡的儿子默默道了个歉,便轻手轻脚地下楼去。

利维用楼下咖啡店的洗手间早把自己清理妥当了。他没开一楼的灯,盘腿坐在一张沙发椅上,全部的照明来自投影仪投射在幕墙上的光亮。埃尔温下来时,只隐约看见他半个脑袋露出靠背,头上罩着大大的耳麦,两只手捏着游戏手柄灵敏地操纵疾驰的极品飞车。

埃尔温在利维边上坐下,不说话,就这么在边上看。利维看前方的画面,埃尔温看身旁的他,眼神露骨炙热,舔舐他的脸皮。

利维暴躁地切换外观和参数,狠狠地点击Start,力道多余地将手柄按得啪嗒啪嗒响,他平时一定是个不错的玩家,不过这会儿却频频失误。

埃尔温终于看够了,伸过手去摘利维的耳机。马达轰鸣声从隔音良好的Syllable里泄出,接着又一辆阿斯顿马丁不受控制地冲下山崖。

利维挫败地扔了手柄,赌气往埃尔温的大腿重重枕上去。那人身上穿的是自己的浴衣,小了三圈,短了五寸,还大岔着腿坐,本来就长度不合,这下缩得更短了。老流氓。

“衣服,你将就一下。”利维说。他侧躺着,脸面朝外,不去看埃尔温,只任由那人将他的手抓了去把玩。

“没事,挺好的。”埃尔温道,若真给他一件合身的XXL,他估计还要心塞一下是不是前任男友的。

有那么一阵,两人都不说话,就静静地,在黑灯瞎火里一个坐一个卧。利维扣住埃尔温那只玩他的手,贴着多毛的手背把掌心覆上去,抬着手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那大他一号的指关节,摩挲皮肤下微微突起的青筋。埃尔温腾出另一只手去搔弄利维的头发,上边留长的发丝柔柔软软,下边剃平的发根蹭得酥酥痒痒,连带着也把他光洁的后颈子也一并抚了去。

“啊。”利维突然出声,埃尔温停了动作,听他说:“你的戒指……”他摸得起劲的正是埃尔温的左手,无名指上空空荡荡。

“决心要追你之后,就收起来了。”埃尔温说,翻过手心来与利维交握。

那也有好一阵了。利维暗忖,他当然在第一时间就发现埃尔温取下了那轮指环,不过当时他以为埃尔温另有目标,还默默失落了好几天。

后来倒也没见他有情况,倒是加班越来越多,往利维这里寄放Ed也越来越勤。佩托拉小女子心眼,瞎猜埃尔温是嫌带着Ed约会不方便了吧,结果让利维敲了脑袋:“他又没必要跟我扯谎。”——埃尔温若真会撒这种谎,利维也不要喜欢他了。

搁了一会儿投影仪转入待机休眠,照明整个儿地灭了,只剩一星儿电源指示灯闪啊闪的。

利维盯着那一明一灭的光亮看。他的手又被埃尔温拉了去,放在唇边亲吻。被宝贝着的姿态。这是利维鲜有的体验,从前他性生活虽多,却难以动情。上床是生理需要,无论当top还是做bottom,都是看对眼了就干,人家调情他还嫌废话多,更别提事后温存了。

“埃尔温,”他唤他的名字,转了个身仰面继续躺。

“嗯?”埃尔温伸手托了他的肩,帮着他换姿势。

“我觉得,你最好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利维认真地寻找措辞,说:“男人和男人,并不容易。”

他十四岁确定性向,十八岁出柜,偏见、歧视、误解吃了个遍,当homo的生存压力有多大他最清楚不过了。

埃尔温也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道:“你是想说,接纳我的尺寸你没信心?”

登时引得利维挥掌打向埃尔温胸口,卸了力道依旧击出一声清脆的肉响。

谁允许你在上面了,你个gay界的DT!

被这么一逗,利维的紧张严肃倒被抖了个干净,两人于是孩子气地一通打闹。末了利维倒在埃尔温身上,懊恼地皱眉:“埃尔温,我不是开玩笑。”

“那我像在儿戏吗。”埃尔温捧起他的脸,直视他的眼睛在黑暗里反而异常地亮:“你以为,我是一时冲动了吗?”

利维白了他一眼,偏开头:“……反正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喜欢我。”

“好好好,我的错。”埃尔温颌首在利维头顶啄了一口,安抚他的焦躁。

利维像只渐渐平伏了情绪的猫,放松了肩背,舒服地扑在埃尔温身上。从未奢望会被喜欢回来,他其实还在受惊的余震中瑟瑟发抖。

他叹了口气,嗫嗫道:“其实是我冲动了。”

最初的喜欢只是出于肉体的欲望,他未曾料到当时的得不到会变成后来的心动,“我算是毁了你了。”怎么想都是自己勾引在前,掰弯了好男人,现在横在他眼前的只有悲观和歉意。

“同性恋又不是犯罪。”埃尔温倒是看得很开。他揽住利维的腰,让他可以趴得更惬意些,“你要真觉得亏欠了我,不如负起责任来。”

“怎样?”利维问。

“比如,把你自己赔给我。”

利维伏在身下的厚实胸膛上暗笑,这人脸皮有点厚嘛,一手流氓耍得比他这个前流氓还好。

埃尔温的手掌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后背,像在给孩子催眠一般让人安心。

“呐,利维。”

“嗯?”利维被拍得晕晕欲睡,决定把纠结的事丢给以后去烦。伴着心跳的频率,他听见埃尔温问:“和我交往,好不好?”

却似水到渠成一般,意外地波澜不惊。

“好。”利维轻而庄重地回答,心中一片平静。

 

剩下的小半夜时间里,他们打了个地铺,相拥而眠。卸完了心里的最后一道防备,两个人都相当地累。枕着埃尔温的臂膀,利维一夜无梦。他觉得自己可以就此长睡不起,直到佩托拉来把他摇醒,告诉他没有埃尔温,没有Ed,全是自己的妄想。可是埃尔温的胸膛就在眼前,埃尔温的告白就在心间,他有恃无恐。

清晨时分,埃尔温“哎哟”一声,一个打挺起身。

“怎么了?”利维还困得不行,闭着眼问。

“亲爱的,你得帮帮我。”埃尔温看了下时间,一副大事不好状。

“你说……”利维被那声“亲爱的”叫得无比受用,懒懒地在笑。

埃尔温把他拽了起来:“你上我家一趟,给我拿套衣服,我今天还要上班的!”

利维一听,好气又好笑,便也醒了大半。可不是,昨晚上那一遭,弄得埃尔温内裤都没得穿。

正式交往的第一天早晨,恋人们都会做些什么?利维没有这方面经验,并无从参考。但去男朋友家里给男朋友拿出勤穿的衣服,一定不是个常见选项。

路上利维走得不急,想到正在给Ed洗脸换衣的埃尔温还甩着屌,便要笑到内伤。

体贴他刚起床的脑子不记事,埃尔温还嘱咐他到了之后来个电话:

“西装要那套藏蓝色的……衬衫在抽屉第一格,对,白的就好……领带不用,系昨天那条就行……里面穿的就随便吧,挑你觉得顺眼的……”

利维闻着埃尔温的房间里散发着亲切的气味,回忆起埃尔温生病时的事,仿佛还只是发生在昨天。而“昨天”的那个惦念着埃尔温生日的自己,却已是那么遥远以前了。

待他拿了衣服回来,埃尔温已做好早餐等着,Ed也在桌边坐得端正,看到利维来了,高兴得咿咿呀呀不停。利维心情大好,一把将他抱起举高高,引得小孩四肢挥着格格直笑。

穿好衣服下来,埃尔温又是光彩照人地帅得利维满脸血。利维贪婪地盯着那掐得恰到好处的腰腿看,目光逡巡那身形的轮廓线,被发现了也不用挪眼睛躲闪,过瘾得不行。他是我的人了,利维想想就好开心。

吃完饭利维困劲又上来了,一晚上统共才合眼了三个钟头吧,可是埃尔温却是一副不受影响的样子,径自忙上忙下,利维便大方地由着他劳碌。

“我还是把Ed带去公司,今天你就去补补觉,不要开店了。”埃尔温拍拍他头。

“嗯,不开了。”利维摸出手机给佩托拉发短信,“但楼上不打扫也没地方睡……”

“到我家去吧。楼上放着等我晚上回来一起弄?”

“绝对不行。不赶紧洗了我难受。”利维哪忍得了那一床继续晾着,“对了,你的西装我送附近的干洗店可以吧,有没有特别养护要求?”

“没有,”见是拗不过男朋友的洁癖了,埃尔温也只得给他劳动的权利,“那就麻烦你了,晚上到我那儿吃饭?”

自然是好。

待要出门,利维把Ed抱起来,亲了亲小脸颊说再见,然后把小孩交给爸爸。埃尔温抱着儿子盯住利维看,欲言又止的,站在门口了但又没要走的意思。

利维睨他,问:“怎么,也要我亲你一下吗?”

“对啊。”埃尔温大方道。

利维当然也不扭捏,迎着埃尔温弯低的身子,伸手环住那人的脖子吻了个儿童不宜。

这个非节非日无人纪念的早晨,利维心中铺满了一室阳光。

【TBC】

============================

刚开始卡文卡得不行,结果倒是字数爆了一倍半,撒糖撒起来就停不了啊=~=

完结倒数三二一的三(大概),食用后请大量饮用凉白开。

没有接着写肉,求不要讨厌我QAQ

08 May 2014
 
评论(56)
 
热度(140)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