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CP不能独活。人活着,HE皆有可能。
 
 

[团兵|Paro]How I Met Your Father (17)

[17]

埃尔温站在淋浴喷头下冲水,心脏还在怦怦跳。他的嘴唇、手指以及性器还残留着一些陌生的触感,这让他止不住地浑身战栗。

他是被推拒开的。退开身时,利维的嘴唇被不知轻重地亲吻啃咬得红肿充血,两人都半脱着裤子,呼吸像是刚冲刺完了百米,又急又沉。埃尔温双手撑起俯视身下之人,利维一脸迷乱,未经人事的童贞少年一般,难以置信地望着埃尔温。那个样子叫他兴奋难捺。

埃尔温在不断蒸腾的水雾里一边回忆,一边安抚下身的抬头之势。丧妻之后,身边不乏明示暗示的各色女人,但以幼子为中心的生活模式,使他不曾起过滥情之念。

大家都说,埃尔温你这么好的男人,再找一个老婆不是分分钟的事嘛。确实,抱着孩子走在外头,多少中意他的女人眼中的热情似火他会不知道?可是埃尔温是挑剔的,就像越是种类齐全的大商场就越难挑到你最心怡的那个东西,他的宁缺勿滥是对所有人的负责——他,Ed,还有那个可能会和他在一起的人。他客套,他礼貌,他文质彬彬,上到八旬老妪下到八岁稚童,一视同仁,所有女人都觉得埃尔温好,可是没有人能近得了他身。他不知不觉地给自己建了一道墙,将人拦在外头,隔墙观望。

埃尔温觉得一辈子这样过也没什么不好。他不是世界唯一的单亲爸爸,他们父子两人也并非孤存于天地间。还有亲人,还有朋友,还有Ed的成长中会遇到的人,他也会有自己的新娘自己的家人,与此相比,自己身边缺少的一人又是多少微不足道。

他以为他会就这样过下去了,直到意外地将利维放了进来。到底是怎么动了心的?可能是他耐心给Ed喂饭时的专注,可能是生病时他全心看护的仔细,也可能是他大方地看进自己眼中的那份直率。利维是远远地退在安全线外的,从一开始就是无纷无扰的姿态,这样的姿态好似一片静静的蜃景,让他不由得走出了高墙想走近了去探个究竟。

这并不是个准备周密的计划,就像一颗乘风而行的蒲公英种子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只有落地了,发芽了,才后知后觉脚下扎根的是那片正确的土壤。再也走不了,也不想再走了。

埃尔温单恋得无声无息,除了因为爱上的是男人,还因为他并不是个擅长表达爱意的男人。在他三十几年人生中,关于恋爱,他多的是被倒追的不劳而获。唯一的一次主动大概是大学时喜欢玛丽那次吧,不过没等他酝酿好,玛丽就让奈尔·德克给捷足先登了。奈尔也是Zoe的亲哥,埃尔温的发小,两人学业事业不相上下,只女人缘不及埃尔温。那一次奈尔并非故意,埃尔温虽然喜欢玛丽,却没有半点fall in love的表现,任谁也没看出来。在爱情的面前埃尔温是笨拙的,那一段胎死腹中的罗曼史便是证据。身上挂着丘比特的乱箭,他晕头转向。

利维这个人一直很谜,年龄未知,身世不详,后来也只透露过他的单亲家庭背景。未婚,大概是单身,从埃尔温认识他的时候开始,身边只有一个佩托拉还算与他亲近,不过两人不是情侣的事实倒是明确。

佩托拉讲起她最喜欢的利维来一点没有恋爱碰壁之人的失落,她快乐地告诉埃尔温,店长是有喜欢的人哦,喜欢得奋不顾身的那种哦。只是关于那个利维喜欢的人,佩托拉向来语焉不详。她说是一个经常来店里的人,但埃尔温每个周末都去报到,混到了每个熟客都能叫出名字了,都不见利维有对哪一个比较在意过。

莫非是工作日才会光临的客人?他拿了人家的咖啡店当关键字去google,结果当然一无所获,找到的只有广告、返图、点评,以及各种八卦店长先生和店员小姐、店员小姐与店员先生、店员先生和店长先生的段子。

店员先生和店长先生的故事虽是玩笑话,但心中有鬼的埃尔温是十分佩服这些NPC的洞察力,什么“高个的金发店员总是微弯下腰去听店长说话”,“他习惯性看向店长的眼神里总充满了爱意”。利维看没看过这些他不知道,反正面对埃尔温,他还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坦坦荡荡。

直到艾伦·耶格尔出现,以及感谢韩吉的通风报信,他终于可以破开那层薄薄的冰面,高歌哈利路亚去攻城掠地。

首先要认真而严肃地表白,把我的心情传递给你。然后我们就正式交往了,牵手或是接吻,应该都没问题。接着要有性爱,成年人健全的爱情关系中必不可少。最后请和我携手同老,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爱情笨拙的埃尔温·史密斯在吵闹的K歌房里走神,和着同事们的鬼哭狼嚎拟出的“攻略利维君四部曲”。被年轻人哄着要K歌庆生的说辞根本就是胡扯,其实是他自己主动说要请大家唱歌的。他加完班本应飞奔回去,去问利维“我爱你,你爱我吗?”可是多余的理性却告诉他凡事都要从长计议,打无准备之战是大忌。

刚刚又长一岁的Mr. Awesome才不会承认他其实是在最后的关头怂了,他就是那种越靠近巨大的幸福就越害怕被幸福砸死的人,而且还要多此一举地担心死相太差上不了天堂。挂了韩吉的视频之后一边加班一边还能多思多虑,想多了的结果就是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掌握利维也爱他的实证。你看你看连我说要晚回利维他都没有特别大的反应。埃尔温花了钱却买了一整晚坐立不安,爽到了别人,虐到了自己,最后要了洋酒让一屋人陪他灌,年轻的部下们在上司壮烈的眼神催促下一杯接一杯,结了账出来抱着电线杆吐,只埃尔温一个微醺着玉树临风,第N次划开手机未见任何来自利维的信息或电话。

酒一喝了倒是活络了下思维,“四部曲”这种愚蠢的方案一掌驳回,倒不如酒后乱性这一招立竿见影……好吧埃尔温其实并没有想要一次性大招放到本垒上,就是想趁着酒气未散去耍个流氓。耍成了happy ending便皆大欢喜,万一BE了也可全部赖醉酒装失忆。

待把利维整个抱住了,埃尔温才知他有多想永远这样抱着他。

我爱你啊,你也爱我好吗?你不要走,和我在一起好吗?

BE绝不接受,等我们都睡醒了,让我告诉你我有多爱你好吗?

先听我告白,

“埃尔温……我在……”

然后我们接吻,

“我在,埃尔温,我在……”

接着我们做爱,

“嗯……啊……”

最后我们携手同老——

 

这是埃尔温第一次亲手握住别人的器官,不同于自己的尺寸和形状,肿胀的热度烫开他的每一颗细胞,催化了他征服的本能。去他妈的步骤,去他妈的计划。他射在了他的腿上,弄脏了他的床。他狠狠地吻他,伸出舌头去追得他无处可逃。他隔着衣物抚摸他的身体,他的挣扎弄得他越发想要狠狠欺负他。

——是啊,如果没有Ed在场,他一定将他狠狠地干翻。

他顺着利维的推拒退开身,口腔中带起一丝意犹未尽。身下的男人神智暂时离守,像条缺氧的鱼儿瘫在岸上大口大口地喘。

埃尔温很是愉悦,他舔舔嘴唇,俯身贴近利维。额头顶着他的额头,眼睛对着他的眼睛,埃尔温笑着,亲切地说:

“Hi.”


【TBC】

===================

两天日完的,不太会写攻君视角 =~=

本来只想写一两段交待埃尔温的感情变化,结果越写越长,便自成一part啦。

比较絮叨,嗯。

26 Apr 2014
 
评论(35)
 
热度(138)
© 寺寺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